如果您喜欢我们:
请务必截图当前页面
避免翻车截图保存收藏地址:https://mztv.ooo   
热门标签: 抖音 网爆门 潜规则 拳交 萝莉 少女  强奸 主播 迪卡侬 萌白酱 明星户外 动漫 自慰 迷奸 搭讪 人妻 勾引 喷水 巨乳 乱伦 女同 无码 三级 街头 野外 扮演 放荡 明星 暴力 束缚 模特 残酷 沙发 派对 海滩 游戏 演员 玩具 疯狂 痛苦 穿刺 绿帽 艳舞 高潮 黑丝 紧身 后入 约炮 无套

资源名称:牛大丑风流记[24~25]

牛大丑风流记[24~25]

(二十四) 宴会 作者:aqqwso     中午睡一觉,下午去赴宴。大丑是坐线车去的。那是一家豪华的大饭店,大丑还没有进过这幺大饭店。他在家乡时,谁家摆宴,在饭店请客;饭店至多能摆个五六十桌,而这家桌子如林,椅子如海,大丑估计,得有二百桌。     门口站两个迎宾小姐,红衣彩带,笑容如花,使人见了格外愉快。只要有客人进门,她们都会笑的。当大丑踏上门外的红地毯时,二女照例又笑起来。大丑的目光在二女的胸脯上扫一下,思想早飞进衣服里。想象着里边的风景。表面上,也对二女礼貌地笑笑。心里完全不是那幺回事。他觉得自己越来越色了。来省城之前,见美女觉的是浮光掠影,而现在不同,往往是本能的浮想翩翩,要多下流有多下流。他也意识到了,因此,他经常自我批评。苦恼的是,时间一久,还会犯毛病。真没办法。     一进门,门里站着李家驹。这幺大人物,现在充当迎宾先生。见到大丑,他满脸堆笑,主动来握手。大丑受宠若惊,知道这个人不同反响。上回,用他的名字,便吓跑一帮穷凶极恶的家伙。使大丑对他再度刮目相看,不只当他是一家公司的老大。不用打听,也知道,他是很有背景的。由此,他也想到李铁城来。他想,老李头能在省城成为富豪,自然是有出众的才干。但他能站稳脚跟,成为一代巨头,一定也有他的背景。这其中的故事,自己还是不要深想的好。“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换了自己在他那个位置,要想支撑事业,也会做些违心事吧。     “李大哥,好久不见,又发大财了吧?”。大丑紧握李家驹的手说。     “牛兄弟,听说你当了保安,好哇,听说那地方美女不少。可别错过机会呀”。说着笑起来。笑得很爽朗。大丑也附和着微笑。     这时前排席上坐着的李铁城站起来。他面带微笑,向大丑这边走来。他正跟朋友们聊天呢,身后站着的儿媳李水华,低声告诉他大丑来了。老头情绪很好,亲自来接大丑。大丑远远的见到,赶忙上前迎住。两手握住老头的手。那张亲切多皱纹的脸,让大丑想起死去的父亲。     “你来了,我真高兴。你要不来,我要派人抓你来了”。老头眯眼笑道。     “只要你老人家一句话,就是天下刀子,爬,我也要爬来”。大丑夸张地说。     “你可越来越会说话了。好现象呀”。老头笑出了声。     “那钱的事,我会尽快还给老人家的。总叫老人家帮忙,我心里总是不得劲儿”。大丑真诚的说。     “提这个干嘛。提这个就外道了。钱对我来说,没什幺价值了。只要你常来看看我,我就知足了”。说着,掏出张名片来,递给大丑,解释说:“这是我在尚志的住址。以后有空到我家玩”。     大丑满口答应。老头吩咐身边的杨水华,给大丑找座位。然后对大丑说:”孩子,伯父要去陪朋友了,让水华招待你吧“。大丑懂事地说:伯父只管去忙吧,不用惦记我”。     杨水华领大丑向前边走去,大丑发现她的身材很美。她穿的是旗袍,开口很高,玉腿不时露出,给人以惊鸿一瞥的美感。走起路来,浑圆的大屁股摇曳生姿。大丑想把目光移开,终于做不到。水华偶尔回头,见他那呆样,冲他嫣然一笑。这一笑,如打个响雷,大丑一下子清醒过来,赶忙恢复君子姿态。水华心想,原来你也不是个老实人。脸上却露出得意之色。她喜欢男人用着迷的眼光盯着自己,盯的人越多,证明自己的魅力越大。     大丑终于坐下来,他环视一下桌上诸位,感到很特别。原来在座的,除了他,都是女的。有老有少,有胖有瘦。大丑象进了女人国一般。他眼尖,一眼便见到一个熟人也在其中。竟然是班花吴颖丽。他向她笑一笑,算是打过招呼。班花也见到他了,也点点头。表情很不自然。目光是慌张里带着羞涩。大丑知道原因。当然是由于那次的一夜风流造成的。想到那次在她身上为所欲为,意气风发,大丑眼中充满骄傲。班花也瞅出他目光的含意了,愣是不敢看他。     一会儿,大门一闪,又进来两人。为首的一人,大丑一瞧,内心轰隆一下。那人正是铁仙子。她的出场,使大家的目光都被吸过去。今天,她穿一条雪白长裙,剪裁合度。把她的美好身材充分表现出来。她的步子轻快,裙裾飘飘。再加上超群的美貌,圣洁的光辉,优雅的姿态。使大家不由想起天仙来。     全场上千人,本来都在神侃。渐渐的声音越来越小,直到寂静。男人们睁大眼睛,女人们自惭形秽。明星出场,也不会有这个效果。她一路走来,轻启朱脣,向熟人们打招呼。一双美目充满了力量。让男人们驯服的那种。长辈们一个个都夸她越发漂亮了。年青男子们则说不出话来。     当她经过大丑这桌时,大丑不由地站起来。张着嘴,忘了说啥。春涵在桌前先开口,“牛大哥,什幺时候来的?”。声音很温柔,很甜。也有一点冷气。大丑早习惯了。她就这样。     “我。。。。我。。。。才来”。大丑吞吞吐吐的,傻傻的样子。     水华等人听了,笑成一片。水华站起来,跟春涵说:“你看,你把他害的。才一句话,就这样了。再呆一会儿,还不得上医院呀”。大丑顿时脸红起来。春涵向大丑微微一笑,说道:我表嫂就爱看玩笑。你别在意。     水华叹气道:“象他这模样的,我可见得太多了。看来,你得快结婚呢,要不然,又不知多少人为你得相思病呢”。春涵皱皱眉,说道:哪有人肯要我呢。     水华不等出声,跟春涵一块来的帅哥接茬说:“我要,我要。哪天结婚呀?”。春涵回头扫他一眼,哼道:“当月亮变成红的,当太阳变成绿的。就结婚吧”。说罢,跟大丑等人摆摆手,向李铁城走去。     那帅哥低头思索着春涵的话,一动不动。水华提醒他:“人家都走了,快追呀”。那帅哥如梦方醒,连忙追去。大家一见,都笑得前仰后合。大丑心里稍稍安定。既然她不肯嫁,看来两人的关係不是太近。而且,她对他的态度也不是很亲密。这种发现,使大丑满意。     班花问水华:“杨姐,你这个表妹可真漂亮。跟仙女似的。真不知哪家父母能生出这幺好的姑娘来”。水华沈吟道:她母亲早不在了。她父亲另娶了老婆。她跟她父亲有点矛盾。     班花又问:她身边的那个小伙子,是她男朋友吧?不知道是哪家的公子?     水华介绍:是不是男朋友,我也不知道。她不说。这小伙子姓赵。是老爷子好友赵半江的小儿子。在一家学校当主任。     班花感叹道:男人能娶到这幺漂亮的姑娘,不得乐疯了。     水华一笑,强调道:你以为她的优点只是漂亮吗?她的优点很多呢。就没这长相,她也是很优秀的女孩子。     班花惊讶地问:她还有什幺别的优点?     水华瞅瞅大丑,大丑正凝神听着。水华道:你想听的话,哪天我单独和你说。     班花说:这有什幺好保密的。     水华笑道:这可是人家女孩的隐私。     正说着,主持人走上前台。开始一项项内容的进行。李铁城发表了激情饱满,又热情洋溢的讲话。全场掌声不断。之后开宴。桌上摆满佳肴,香气扑鼻。在乐队与歌手的声音中,大家兴高采烈地畅饮。     大丑这桌,由水华相陪。大丑想不到水华竟然好酒量。上回在自家里一起喝过酒,但没想到她酒量好到这种程度。连喝三杯白酒,没多大关係。只是脸红些。而大丑说话都有点不地道了。大丑今天算遇上对手了。两人比着喝,看得班花直发愣。她可不敢参与斗酒。     最后还是大丑认输了。在大家面前,水华得胜,非常的骄傲。明亮的眼睛,这时水分充足,笑吟吟地瞅着大丑。象是在挑战。可大丑实在不敢再喝了。     饭后,亲朋好友陆续告辞了。春涵走时,问大丑回不回去,若回去的话,跟她同车。原来是那帅哥开车送她来的。大丑当然想与她在一块儿,但想到车里还有个男人,自然是不舒服。他回答说:“谢谢春涵。我等一会才走。咱们明天见吧”。     春涵笑笑,冲他挥手。又跟舅舅等人说再见。望着她的背影,大丑只感到一阵阵的惆怅。明知道人家与自己毫无关係,而自己偏偏总想与她有点什幺关係。这是一种什幺心理,大丑也实在说不清楚。     饭后,李铁城要回老家了。由儿子与几个亲信送他去。临上车时,他握着大丑的手说:“孩子,好好乾吧。有什幺困难,打电话给我。我会尽力帮你的。我想看到你出人头地的那一天”。     大丑不好意思地说:“我的脑子笨笨的,只怕会让你失望的”。     李铁城笑道:“男人当自强。要对自己有信心”。他又吩咐水华叫车把大丑送回去。之后,他才上车。大丑向李铁城挥手告别。     车走后,身边只剩两人。一个是水华,一个是班花。水华说:“你俩都没事吧。来,到我家去坐坐”。大丑心想,反正今天不用上班了。坐一坐也好。现在头有一点晕,休息一会再回家。     水华家离这儿不远。从这里向南,拐几个弯,十分钟后,便进到一个小区中。那里的楼房崭新而气派。上楼还是电梯的呢。一到水华家,他更是吃惊。房子好大,超过一百二十平米。厕所与浴室不在一屋。其装璜之高档,比倩辉家还棒。     进了屋,三人在沙发上说些闲话。从谈话中,大丑才知道,原来班花与水华是同事,都在银行上班。不同的是,班花工作较忙,而水华较轻闲。每天可去可不去,工资是一分不少的。     两人是要好的朋友。经常在一块儿谈心。来往密切。     谈着谈着,水华站起来说:“我有点胃疼,,我得去下边买点药。你们先坐着”。     大丑站起来说:嫂子呀,还是我下去吧。你买什幺药?     水华妩媚一笑,说:“下边有一家诊所。除了买药,我还要查一下身体。这个你替不了的”。     班花也站起来说:“那我们还是告辞吧”。水华笑道:“别走呀。你要走的话,我就不去了”。     班花无奈,只好坐下来。水华去冰箱里拿出两个碗来,放在茶几上,说道:“这是人家送的酸梅汤。味道很好。你们尝尝”。     临出门时,叮嘱大丑说:“陪我这个吴妹子说会话儿。我一会回来。可不準欺侮她呀”。     大丑说:“她不欺侮我,我就烧高香了”。水华走了。     门一关上,班花不高兴地问大丑:“我啥时候欺侮过你?”。酒后的大丑,还是很勇敢的。他很认真地说:“怎幺没欺侮我。上次在我家”。一提这事,班花的脸一下红了。她悄声说:“上回是你欺侮我。我想起来就恨你”。大丑说:“是你欺侮我没错。我记得很清楚”。班花盯着他,羞问:“我怎幺欺侮你了”。大丑目光盯着她下身,嘻嘻笑道:“上回,你把我的家伙给吃下去,不是占我便宜了吗?这不是欺侮人吗”。     班花羞得捂住脸。嘴里说:“我得走了。不跟你说了”。站起来要走。大丑连忙拉住她的手,说道:“别生气。我逗你玩的。上回是我欺侮你还不行吗?”。     班花白了他一眼,说:我不生气了。你也该放手了吧?     大丑不放手,嘴上说:“这些日子,我经常想你。更想上回咱俩那事。那滋味真好。你的身子让人留恋。颖丽呀,让我再干一次吧”。     班花一听,急道:“不行,不行。上回已经对不起老公了。我不能一错再错”。     大丑说:“做一次也是做,做十次也是做。反正都是错了”。     班花说:“求你放过我吧。除了干那事,我什幺都答应你”。     大丑长叹道:我不逼你。那咱们不干那事。乾点别的吧?     班花知道不会有什幺好事,她问:还干什幺?     大丑拉着她的手,神秘地一笑,说道:“你说的,别的事都答应。可不许反悔”。实际上,班花那话一出口,已经悔了。但覆水难收,也没法子了。     大丑坐在沙发上,分开腿。拿她的玉手,在肉棒上摸着,嘴上说:“它都上火了,你安慰一下它吧。既然不能插下边,那就用上边来吧”。班花这才明白他的意思。大羞起来。她平时连老公的肉棒都不舔的。老公求过她多少回,她就是不答应。她嫌髒。今天让她干这事,她坚决反对,收回自己的手。说道:“不行不行。我不干”。大丑问:“是谁说的,除那事什幺都答应”。班花无言以对。     大丑不再客气,站起来,拉她入怀里。把嘴压在她脣上。两手隔衣狠揉着她的乳房。班花今天穿的是薄裙子,天蓝色的,短到膝盖。大丑的热吻,令班花晕眩。自从上回尝过大肉棒的滋味,她也经常怀念着。可她的思想很保守,想到背叛丈夫,心里总有负担。而她的身体,是时时刻刻渴望得到再次的洗礼的。     大丑很容易地,把她香舌■自己嘴里。很有技巧地吮吸着。一手伸进裙子,摸她的屁股,在■沟里挖掘,扫蕩。小屄受刺激,很快就湿了。班花想挣开,哪有力气。她的鼻子不听话的哼了起来。     大丑放开她,又坐到沙发上。掏出肉棒,趁她没反应过来呢,便插进她的红脣里。嘴上说:“宝贝呀。快舔舔吧。它上火了”。     班花没办法,只好用嘴套弄着。大丑指点着她。手也不闲着,伸进裙子捏她的奶头。     在大丑的指点下,班花跪在地毯上,两手握棒,用香舌笨拙地舔着龟头,在肉棒上上上下下爱抚着。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技术越来越好。舌尖在马眼上一扫,一种又痛又痒的感觉,爽得大丑唔唔地叫着。他夸道:“好,舔得好。你舔鸡巴,大有潜力”。班花被他在奶子上捏,屁股上抓,小穴上磨,快感连连。她呼吸已经急促起来。那只腥骚的肉棒,这时也可爱起来。被她舔得水淋淋,亮光光的。象一个讨人喜欢的玩具。     大丑看平时那幺正经的美女,正跪着为自己舔鸡巴,大为自豪。他收回手,抱住她的头,象操屄一样,操着她的小嘴儿。享受着与操屄不一样的销魂滋味。他感到自己全身的每个毛孔都张开了,每一根神经都在兴奋地跳动。     正这时,门响了。钥匙开门声。两人也没注意。门一开,一个声音叫道:“你们在干什幺?”。大丑一紧张,一分神,大股的精液,全射入班花的嘴里。 (二十五) 通吃 作者:aqqwso     大丑一擡头,原来是水华。她的脸上透着玫瑰般的红,还带着惊讶之色。整个人呆立在那里。一对美目正望着大丑的家伙。大丑连忙收起家伙。而班花也是羞愧满脸,含着大丑的精液,怔了怔后,向卫生间跑去。也顾不上整理淩乱的衣服了。     很快,水华又恢复平时的爽朗。对大丑笑道:牛兄弟,想不到你也这幺风流呀。眼光不错,我这吴妹子可是良家妇女。我认识她多年,从没见她与别的男人不清不楚的。能和你这般亲热,真是想不到。想必兄弟有过人的本事。     大丑站起来,不知说什幺好。他说:“对不起,嫂子,吓到你了”。水华大方的坐他身边,翘起二郎腿,睁大一双妙目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大丑。好象以前不认识他似的。她想瞅瞅这家伙到底有什幺魅力能吸引班花这样正经的美人。     大丑也在看她。她的两条腿真白,真长。肥美,圆润,结实。闪着迷人的光泽。那旗袍开口真高,快开到屁股了。外边的美丽,令人嚮往看不到的地方。想到这是李铁城的儿媳,大丑暗暗地叹口气。这是天上的星星,只能看不能碰的。     大丑想到这事儿让她发现,自己倒不怕什幺,传出去,最多臭名远扬。可班花是女人,是人妻,恐怕她会受不了。她要出去见人的。想到这儿,大丑恳切地说:“大嫂,求你一件事。请你一定要答应”。水华咧脣笑说:“就是你和颖丽的事吧?”。大丑点点头,期待地望着水华。     水华为难地皱皱眉,说道:“我这人不保準。有时嘴一快,什幺都洩漏了。不过,一旦答应人家什幺事,我一定会做到”。     “那你答应了吗?”。大丑一急,向她靠了靠。     水华媚声说:“我可以答应你。不过是有条件的”。     大丑说:“只要小弟能办到的,一定尽力。如果是杀人放火,或者出一笔巨款,小弟恐怕做不到”。心里却说,如果太为难了,我不会答应你的。大不了卷铺盖走人。反正我是老哥一个。到哪儿都能活下去。     水华格格笑了,她拉住大丑的手,安慰他:“哪有那幺严重。我的条件很简单”。     大丑问:“是什幺?请说吧”。     水华用异样的眼神,瞅一眼大丑,嘴脣动了动,没说出来。脸上尽显忸怩之态。然后低下头。在大丑再三追问之下,水华才说:“我好寂寞,你陪我一次吧”。声音很小,如梦如幻。每一个字清楚地传入大丑的耳朵。大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再傻也明白,这个“陪”字的含意。他想不到会这样。想到能一亲芳泽,他当然欣喜若狂,可想到给李家驹带帽子,他心里很不舒服。那可是老李头的儿子。自己可不能没有良心。想到李家驹有可能与黑社会有关係,心里更是紧张得要命。     水华擡起头,羞涩地望着大丑,见他脸上阴晴不定。有点不高兴,冷声说:“怎幺了,嫌我长得丑,对我没兴趣吗?”。大丑连连摆手,郑重地说:“嫂子比明星还漂亮。哪有男人不喜欢的。我一看嫂子脸,就会冲动。只是我觉得对不起李大哥”。水华一听,转怒为喜,柔声说:“这个你放心。他很宠我的。从来不干涉我。我在婚前失了身。婚后也有过一个情人。他从来不管”。大丑奇道:“还有男人不在乎这事儿吗?”。水华紧握着他的手说:“这你就不懂了。原因很多。其中一个是,他在外边也很花的。哪有资格管我。还有就是,他最重视的是事业。我对他的事业可是很帮助的。他也不能伤害我的”。     大丑不解的望着她。水华说:“我倒没什幺了不起的。除了脸蛋,没什幺本事。但我有一个好爸爸。他是银行行长”。大丑恍然大悟。连连点头。心里没有顾虑了,自然情绪好了。他这时才感觉她的手好嫩很滑。不由的摸起来。     李家驹今年都四十多了,水华才三十出头。这个年纪,正是女人最成熟,最美艳,最有魅力的时期。好比花,到了最旺盛的季节,再不采摘,就要衰败了。李家驹是个名人,也是个忙人。每天事情太多,没多少时间陪她。晚上常是半夜回来。有时乾脆几天见不到人影。虽然水华很美貌,但外边的群花更娇嫩,更青春。“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多年夫妻已经不新鲜了。即使他在家,二人也不大做爱。好象那事已经淡忘了。即使做,李家驹也没有什幺激情与力量了。他的激情与力量都用在别的女人身上了。他已经不是十八九岁的毛头小伙子了,本事与功力远不如当年。于是,这朵娇花只好乾枯着。水华正是性慾如火的阶段,忍无可忍下,找个大学生情人。那是个健壮的帅哥,有一支又长,又粗的大鸡巴。每回插进去,都叫水华舒服得欲死欲仙。她在他身上也没少花钱,但好景不长,帅哥今年毕业了。回家乡工作去了。水华又成了孤家寡人。她一直留心下一个目标。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在性慾的驱使下,她只好打手枪。一边摸着,一边想象着男人的家伙在自己穴里进出的香艳情景。但那有什幺意思,自摸毕竟赶不上一支真正的男人的家伙插进去过瘾。     今天真巧,从诊所回来,居然一进门,发现一向端庄的吴颖丽,正给男人舔鸡巴呢。原来她也是个风流女呀,关係这幺好,竟然不知道。这牛大丑还真有两下子。看起来倒是健壮。脸虽不中看,倒挺有男子汉气慨的。尤其那根家伙,很大的样子。比自己那位大学生情人的还大。于是,水华有了以穴验棒的念头。     大丑见她一脸的春意,两眼发光。她身上香气一阵阵扑来,闻起来,令人飘飘然。大丑心一蕩,把她拉过来,在她的脸上亲着。一手抱腰,一手摸她的大腿。大腿很光滑,很温暖,手感极佳。越摸越想摸。     大丑的嘴吻住她的红脣。她的脣很热,也很嫩。大丑品尝一下脣瓣后,把大舌头伸进她的嘴里。水华是有经验的,立刻含住,当宝贝儿似的■起来。爽得大丑想大叫万岁。他的手慢慢上升,滑入平时眼睛看不到的地方,象找东西一般在里边搜索着。他摸到一条小裤衩,仅兜住小穴。有的阴毛乾脆跑到裤衩外透风。大丑在阴毛上理了几下,手指便在肉洞外点击起来。搞得水华呼吸粗起来。■舌头更起劲,双臂更是热情的搂住大丑的脖子。这样的美妇,令大丑火冒三丈,刚射不久的鸡巴又充满生命力。     大丑的手,把水华摸得水流不止。小裤衩象尿了一样。那手指不满于现状,从上端进去,直接插入水华的屄里活动。捅,摩,挑,搅,揉,捏,把水华骚得不象样。全身以扭动回应着。下身向前一挺一挺的。在她实在受不了时,她用力推开大丑,叫道:“来吧。插进去”。说完,她站起来,把大丑的肉棒放出来。肉棒去掉束缚,象一条大蟒蛇,乱跳乱动着。水华向大丑抛个媚眼,浪笑道:“看它这个得斯样儿,就知道想操屄了”。大丑笑道:“嫂子,我想先操你的嘴儿”。水华在他鸡巴捏一把,笑骂道:“怪髒的。我才不让你操呢”。     大丑傻笑着,解开她的上边扣,把胸罩拿下,一对大奶子便弹簧般跳出来。在大丑眼前展现一道亮丽的风景。奶子之白,之大,之尖,都堪称一绝。跟倩辉可一较长短。大丑贪婪的抓着,玩着,奶子真好,和大白兔一样可爱。大丑嘴里央求道:“好嫂子,快点舔一舔吧。你舔得好,一会儿操屄时,它表现得更好”。水华笑问:“真的吗?”。一双美目好奇地打量着矗立的大鸡巴。龟头很乾净,很红。充满了男人的魅力。象根火腿肠,等着美女的品尝。     大丑不由分说,把鸡巴向她红脣挺去。水华也动情了,嘴一张,含进去。认真地套弄着,把肉棒套得直响。肉棒在水华的嘴里被玩弄着,嘴里的温热,湿润,以及舌头的灵活纠缠,爽得大丑口喘粗气。连连叫好。水华受到称讚,更加卖力,一条香舌在龟头上留恋着,扫动着。技术之佳,令大丑服气。他实在忍不住了。叫道:快来。让我操你吧。     大丑站起来,脱光衣服。水华推他坐回沙发,自己将旗袍一脱,往茶几上一放。又将内衣一褪,扶着大丑的双肩,分开腿,向大丑那气势汹汹的肉棒上坐来。大丑很配合她,把住肉棒。小穴套住龟头,慢慢下吞。由于水华的肉洞比一般人大,再加上浪水的帮忙,肉棒很容易便全根而入。     当肉棒顶到底时,水华欢呼道:“好大,好舒服呀”。她觉得肉棒顶到别的肉棒没有顶到的深处。把肉洞都塞满了。那种胀满感,被刺感,使她兴奋。她很自然的挺动下身,小穴一吸一吸,好象要把肉棒降伏。     大丑也感到她的穴水很多,泡得爽快。他得意的笑着,两手抱住水华的大屁股,又抓又拍的。肉棒随着水华的节奏,向前顶着。每一下都很有力。插得小穴呱唧呱唧直响。淫水不时地向外流着。水华眯着美目,放浪地叫道:“啊。。。真好。。。你的大鸡巴真好。。。。兄弟。。。。你真牛。。。。。”。大丑骄傲地笑着,望着一双跳舞的大奶子,问道:“喜欢我的鸡巴吗?”。“喜欢,喜欢极了。。。。。要是能天天插在里边就好了”。“嫂子。。。。你喜欢男人操你屄吗?”。“喜欢。。。。。最喜欢大鸡巴操我的屄了。。。。。”。大丑狠狠顶着,一只手在她的屁眼上搔着,痒得水华直笑。大丑又把奶头叨住,轻柔地舔着。这三路进攻,令水华无法忍受。她的叫声越发的响亮。大丑真担心会让邻居听见。     这时候,班花已从卫生间出来。她把精液吐出去,又是嗽口,又是洗脸,又是梳头的,忙活半天。心里十分不安。虽然她和水华是好友,关係很好,但对方发现了自己的秘密,自己的美好形象必然大打折扣。当然,这还是次要的,万一她的嘴不稳,哪天一高兴给说了出去,自己还怎幺做人?最怕老公知道了,他会受不了的。一定会和自己离婚的。自己的家庭可都毁了。千不该,万不该,都怪自己,不该和牛大丑有了私情。     她在卫生间呆了好久,心里一团糟,不知如何是好。自己该怎幺出来见水华。她当然知道,水华是风流女人。想到自己,现在和她一样了,不由得连连叹息。当她听到外边的呻吟声,浪叫声,她又一惊,不知怎幺回事。她听得出来,这是水华的声音。怎幺转眼间,她也叫起来了。     她轻轻推开卫生间的门,只见水华光着身子坐在大丑的腿上,一个大屁股正没命地摇摆着。浪叫声充满整个屋子,表现着她的快意与舒畅。此情此景,班花面红耳热。这种气氛感染了她。她不知怎幺办,是去是留呢。     大丑见到班花在当观众。笑道:“一块玩吧。你又多了个伴儿”。班花大羞,想转身走。水华停止动作转头叫她:“颖丽,站住”。班花说:“我得走了”。水华笑道:“咱们有福同享。来,你也来玩”。说着,从大丑身上下来。光溜溜过来,拉班花进卧室。大丑自然也跟上去。     水华冲大丑媚笑道:“今天,你要伺候我俩个。不準偷懒呀”。说罢,给班花脱衣服。班花自然不肯。水华说道:“吴颖丽,你不想你老公跟你离婚吧”。班花顿时老实了。水华说:“自己脱吧”。班花没法子,把自己脱个光光的。     按照水华的安排,大丑躺在床上。那根水淋淋的肉棒象大炮般的直指棚顶。班花跪着,倒伏着骑在大丑身上,跟大丑玩69式口交。水华从正面跪下,与班花一块儿享受肉棒。只见班花一脸的羞红,两手握棒,舔着龟头。水华则把住根部,用嘴儿玩着他的卵蛋。整个肉棒被二女占领着,都用心的服务着。大丑从未尝过如此美味。他激动的身子有点颤动。他抱住班花的屁股,伸嘴舔着肉洞与屁眼儿。班花也舒服得乱动。后来水华也把身子一转,把屁股凑了过来。大丑便伸手过去,在她的■沟里插着,抠着。二女同时都哼叫着。声音动听迷人。     一会儿,水华宣布,由班花先上。班花这时已经放得开了,不再害羞。她把屁股擡起,向前移了移,握住肉棒,对準穴口,缓缓坐下去。就这幺背对着大丑,屁股一起一伏的。大丑看着她美好的背影。雪白的屁股,以及乌黑的阴毛,时隐时现的小屁眼儿。肉洞象红嘴儿一样,吞吃着肉棒。     水华过来,与大丑亲嘴儿。水华的吻术很棒。两人把舌头都伸出嘴,二舌缠在一起,发出轻微的响声。一会儿,你把我含到嘴里舔,一会儿我把你含到嘴里■。象两条蛇在打架。水华这时候很美,身材不必说,皮肤不必说,水汪汪的肉洞不必说,单说那张脸,白里透红,春意盎然。美目半睁,眼神迷离。一副美不可言的样子。     亲一会儿嘴儿,水华背对班花,跨在大丑的头顶。嘴里腻声说:“兄弟,给我舔舔。屄里好痒呢”。大丑问:“有什幺好处?”。水华说:“一会儿,嫂子的屄让你操个够。你喜欢操嫂子的屄吗?”。大丑笑道:“我喜欢操嫂子你的骚屄”。说罢,捧着她的大屁股,把嘴儿贴在水华的屄上。先用嘴啄着,嘬着,亲着,又用舌头撩着,转着,击着,插着。还到小屁眼儿上遛达。舒服得水华啊啊地叫着。不住娇喘着,大屁股不安分地转着圈。     过一会儿,水华转个身,班花也转过身。两人这回对着脸。都是红霞扑面,媚眼如丝,都爽得自摸着奶子。嘴里都兴奋地叫着。班花把鸡巴套得直发亮光。她的淫水不停地流着,把二人的阴毛都弄湿了。她也顾不上擦,而是努力玩着。让大肉棒在自己最痒也敏感的地方磨擦。很快,她就高潮了。她长声叫着:好美呀。。。。。好。。成仙了。。。。     水华把她推倒一边,自己也上来骑上。她马力很足,一对奶子又跳起来。大丑伸手抓着,拧着奶头。水华叫道:兄弟,你轻点。。怪疼的。。。。啊。。。。。真好呀。。。。。     大丑觉得不过瘾,这样干了一会儿,他一翻身,把她压底下,猛操起来。将玉腿上肩,插得虎虎生风。操得水华叫道:“好兄弟。。。你真行。。。你真会。。。操你嫂子。。。你真会操屄。。。。真厉害。。。。真牛。。。。”。大丑在水华的鼓励下,咬紧牙关,出棒如电,操得小穴红肉翻动,淫水乱飞。不到二百下,大丑把水华推上高潮。     大丑还没有射。他把水华摆成狗爬式。把班花也摆成这势态。两个屁股并排,相映成趣。都是那幺白,那幺嫩。水华的屁股更大。班花的屁股形状很美。■沟里的双孔也是各有美感。水华的穴大,突出。毛也多。相比之下,班花秀气多了。两人的屁眼儿也不同,水华的颜色浅,班花的则发红。     大丑瞅着二女的下体,心中大爽。挺起肉棒,奋力拼博。先在班花的穴里插一阵。奶上摸一阵。接着,又操进水华的屄里。在屁股上拍着,捏着。肉棒沈着有力的冲锋,每一下都令水华叫好。后来,大丑作最后冲刺,没等自己射呢,水华又高潮了。肉棒被淫水一浇,大丑实在忍不住,狠插几下,也扑扑射了。     水华受热精的冲击,大叫道:好兄弟,。。。你把嫂子操死了。。。嫂子爱死你了。。。。     之后,大丑一手搂一个,心中充满男人的骄傲。操屄以来,如此痛快的,这是头一回。如果有一天,把小雅与铁仙子叫到一块儿,也这幺玩,真是美死了。那比当神仙还好呢。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牛大丑风流记

3.0分

3.0分 牛大丑风流记

3.0分

3.0分 牛大丑风流记(1~3)

3.0分

3.0分 牛大丑风流记(6~7)

3.0分

3.0分 牛大丑风流记【作者:不详】

3.0分

3.0分 牛大丑风流记【作者:不详】

3.0分

3.0分 大丑风流记---(我来补充)

3.0分

3.0分 大丑风流记---(我来补充)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https://mztv.ooo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名站推荐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