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我们:
请务必截图当前页面
避免翻车截图保存收藏地址:https://mztv.ooo   
热门标签: 抖音 网爆门 潜规则 拳交 萝莉 少女  强奸 主播 迪卡侬 萌白酱 明星户外 动漫 自慰 迷奸 搭讪 人妻 勾引 喷水 巨乳 乱伦 女同 无码 三级 街头 野外 扮演 放荡 明星 暴力 束缚 模特 残酷 沙发 派对 海滩 游戏 演员 玩具 疯狂 痛苦 穿刺 绿帽 艳舞 高潮 黑丝 紧身 后入 约炮 无套

资源名称:牛大丑风流记[11~12]

牛大丑风流记[11~12]

(十一) 初见 作者:aqqwso     大丑已看清,他撞在一个少妇身上,自己只退了一步,那少妇登登登的退得很快,收势不住,眼看要跌倒。她后边有一个姑娘,忙放下手中东西,冲上前,伸掌抵背,顿时,少妇的身形稳住。     她站直了身子,咆哮道:“你小子走路咋不带眼睛?”大丑连连道:“对不起,对不起,我没带眼睛。”     少妇瞪着他,喝道:“走得这幺快,是要赶去投胎吗?”     大丑嗫嚅道:“是赶去投胎。”     那少妇一听,被他逗笑了。     那姑娘扶住少妇说:“表嫂,咱们忙正事去吧,别跟他计较。”     少妇哼道:“春涵,看在你的面子上我饶了他。要不然,我非住院半个月不可。”     大丑感激地望了那姑娘一眼,这一望眼睛便直了。这世上还有这幺好看的人吗?     论身材,可当专业模特;一张脸秀美绝伦,其清新高洁,无可比拟。若说不足,脸上有几分威严,几分冷漠,令人不敢侵犯。     那少女把目光射来,见他呆呆傻傻的样子,不以为然。那少妇笑道:“男的见了你,怎幺都是这样?象给点了穴似的。”     大丑一听,如梦方醒,忙把目光移开。心里怦怦乱跳着,心说,这是天上掉下来的仙女吗?影视上的明星也赶不上她呀。     二女不理大丑,径直向病房走去。他们进的房,果然是李铁城那屋。大丑知道,这姑娘果然是他侄女,当舅舅的夸侄女时,我还以为老头是在吹牛,想不到货真价实,她侄女真是十万里挑一。不,百万里挑一。想到自己将她比成货,不禁内疚,觉得是亵渎了这个天仙般的少女。     他叫春寒,不错,人如其名,是够冷的。她的目光能把人冻死,当她的男朋友,要受住寒冷,得时时穿上羽绒服才行。即使这样,也有无数勇士不畏艰险,前赴后继,争当男友吧?我这样的人,给她提鞋都不配。这样的美人,若能经常见见,也不枉此生了。他在胡思乱想中离开医院。     见此美女,大丑心情空前的好,好象比得那楼房还高兴。他兴高采烈地坐车到服装城,他想看看自己的新家是什幺样子。老头说那儿有点小,一定是一屋一厅的了。当他望见道边有冷麵馆时,肚子咕咕地叫起来。他擡腿进屋,打算饭后再去。     屋里没有几张桌,其中有一桌是俩女生。一个背对他,长髮细腰,有点象小雅。     大丑过去一看,还真是小雅。小雅一见他,笑面如花。说:“正想打电话给你,不想在这儿碰上了。碰上好,电话费省了,这饭钱也省了。”接着,笑得两眼弯弯。     大丑也笑了,心说,碰上当然好了,又可尝到肉味了。小雅见他笑得暧昧,知道他想法骯髒。伸手在胳膊上狠掐一把,嘴里却说:“快坐下,别傻站着。”     她望着旁边的女孩,说道:“这是我的朋友唐小聪。长得挺漂亮的。”     大丑一瞅,见她瓜子脸,肤色稍黑,眉眼倒俊俏。     小雅又指大丑说:“这是我邻居家大哥牛大丑。一直很照顾我。”     大丑站起来,伸出手说:“你好,认识你很高兴。”     小聪也站起来,样子有点窘。她慢慢地伸出手,小声说:“你好。”     大丑这位置只能握着她指尖。     握一下放开了,大丑觉得她指尖很尖很滑。手指抖什幺呀,也太封建了吧?     大丑问小雅:“你们出来玩吗?”     小雅说:“我陪小聪姐出来找房子。她和我是室友,最近她转校了,学校在这一片。学校的宿舍太挤了,她嫌闹,跟学校打个招呼,出来租房子。我下午没课,陪她一起找。找了半天,也没合适的。不是太髒太乱,就是太贵。吃完饭,还得接着看。对了,你来这里干什幺呢?当保安的事怎幺样了?”     大丑说:“保安这事成了。”     小雅兴奋地抓住他的手。看了一眼小聪马上放开。小聪瞅一眼小雅,脸上露一丝笑。     大丑说:“我也是来找房子的!”     二女一听,都一齐望着大丑。     小雅问:“你也要租房子吗?新单位不管住吗?”     大丑说:“新单位不管吃住,要自己解决。不过,我不是来租房子的。有个朋友借给我一套房子,正要去看呢。”     小雅白他一眼,说道:“哪有这幺好的事?我就不信。一会我跟你看看去,小聪也去。”     大丑笑了,他要几个小菜,两瓶冰镇啤酒。小聪说啥不喝,小雅陪大丑喝。     两杯下肚,这小妞脸上便有了红晕。眼睛水汪汪的。大丑心中一蕩,有点发傻。小雅踩一下他的脚,他这才恢复思维。以他的酒量,这点啤酒只当是喝水。     结完帐,三人出来。大丑注意到小雅拎着一个纸兜,兜上画着一双凉鞋。看样子是男式的。心说,是给我的吧。     沿路东行,走过一个站地,大丑看看路标,向北拐去,二百米外,是一个大院。进院后,走向南边中间的一座楼。那是一座半新的楼,楼道挺亮堂。大丑查着楼层,四楼时他站下,来到中门前。这是一道绿色的防盗门。他掏出钥匙,拧了半天,门也没开。     小雅看得心急,说道:“大丑哥,让我来试试。”     大丑让开,只见那白嫩的小手捏住钥匙柄,手指曲张着,皓腕转动,不用一分钟,只听几声,门已开了。     大丑不由夸道:“还是我老婆行。”     小雅害羞,回身推了大丑一把,嗔道:“你胡说什幺呢。”     再看小聪,捂着嘴,没笑出来。     大丑进屋一转,心满意足。这老头说房子小,这还小吗?三室一厅,得有一百平米吧?前后大阳台,室内光线良好。装修倒一般,只是简单而受看。最难得的是,电器,家具,床铺,厨具等物,无不齐全。可以说,一进屋,便可正常过日子,什幺都不用添。     大丑挨处看着,心潮澎湃。当看到卧室的大床时,他望望小雅,浮想连翩。     想到自己用利器,使这小美人娇啼婉转的光景,他眼中精光闪闪,下边一翘翘的。     当他见到小聪那清纯的脸时,色心收敛。忙转头摸了摸床垫,要试弹性的样子。     小雅挨屋转着,称讚不止。她笑道:大丑哥,这房子真大呀,你的朋友是干什幺的?为什幺把房子借给你住?他自己不住了吗?大丑瞅一眼小聪,见她平静地打量这屋里的世界,若有所思。     大丑也不隐瞒,便把自己救人的事讲了一遍。小雅听到他把人家的感谢费几十万元都拒绝了,连连叹道:“要换了别人,早就乐疯了。也就是你吧,别人一定会笑你傻冒。但你做得对,不能随便收人钱,收了钱,花起来也不舒服。这见义勇为也变质了。”     她环视一下这房子,说道:“不过,这房子也挺值钱呀。在省城,在这个地段,怎幺也值个几十万吧。大丑哥,你真有福气,会有这幺好的房子。”     大丑纠正道:“不是我的,是人家的。是人家借给我的。”     小雅笑道:“对对对,是人家的,不过是刘备借荆州。”     大丑当然明白下文,是——只借不还。     大丑解释说:“我可不想要人家的房子,以后,我要自己买房子。”     小雅心说,一个普通人,靠打工一月不足千元,要买这样的楼房,不得一辈子呀。她不愿打击大丑的积极性,因此,她这话可没说出来。     小雅顺手拉开了冰箱,灯亮着,里边居然有东西。大丑感到惊讶。他哪里知道,李铁城虽不定居在这儿,但他指定专人定期来这里服务。保持这里的乾净整齐,以便自己随时来住。     小雅拿出了冰糕、冰块、冰淇淋等,用鼻子闻了闻,笑道:“是新的,可以吃。”说着,把东西分递给两人。     大家坐在沙发上吃东西,坐一会儿,大丑觉得这沙发不好,是木头的,怪硌人的。小雅说:“这可是实木家具,挺贵的呢。”大丑一擡屁股,坐在旁边的软座上。     小雅却坐在那实木上。大丑眯着眼,拉长音问:“小雅,很硬吧?”     小雅鼓着腮帮子,答道:“是挺硬的。”说完,见大丑脸上的坏笑,顿时明白了他的用意,腾地脸红了。     这坏蛋,在说那事那儿,有别人在呢。看看小聪,文静地吃东西,并没有感到有什幺不对。小雅这才安心,瞪了大丑一眼。     小雅问小聪:“你看这房子怎幺样?”     小聪说:“不错呀,挺宽绰的。”     小雅又问:“在这屋里呆着舒服吧?”     小聪点点头,说:“是挺舒服的。”     小雅说:“小聪姐,乾脆你也住这里吧。反正这房子一个人住也太大了。”     小雅又望大丑,问道:“大丑哥,小聪姐没地方住,你让她住这里,好不好?”     大丑看小聪,小聪明亮的眼睛正瞅他呢;她的脸一红,说:“我可以给你钱的,绝不会赖帐。”     大丑这才发现她的声音娇美轻柔,说不出的动听。见她脸上一派天真,一转头,小雅正含情脉脉地瞅着他。     大丑打定主意,笑道:“你在这儿住吧,什幺钱不钱的,你是小雅的朋友,就是我朋友。朋友间不用客气的。”     小雅笑道:“这才象男人。”     吃完嘴里的东西,小聪站起来说道:“牛大哥,小雅妹妹,我先回去了。”     小雅过来拉住她手道:“小聪姐,你急什幺呀,晚上让他请吃饭。”     小聪微笑道:“你们慢慢谈,我回去收拾东西,哪天让赵宝贵帮我送来。”     大丑说:“你哪天来都行。我随时欢迎。”     小雅鬆开她的手,说道:“搬时告诉我一声,看我能不能帮你做点什幺。”     小聪说:“小雅妹妹,你帮我已经够多了。都不知怎幺谢你好。”     小雅说:“尽说些外道话,再说,我可生气了。”说着,一撅嘴。     小聪在她腮帮子上捏一把,笑道:“我错了,你别生气了,改天给你买糖吃哈。”     小雅笑道:“当我是三岁小孩吗?”在她胸上按一把。小聪脸一红,出门走了。     门一关,大丑说:“你怎幺给我找一个邻居呀。是不是让她监视我。”     小雅微笑说:“是呀,你自个儿住在这里我怎幺放心,万一晚上带一个野女人回来,我在学校傻乎乎的也不知道。”     大丑说:“你就不怕小聪勾引我吗?”     小雅说:“你少臭美了,她才不会勾引你呢。她在学校是有名的‘尼姑’,对哪个男生都不来电。”     大丑问:“那个赵宝贵是谁呀?”     小雅说:“是她一个村里的,不算是男朋友,那男生对她挺好。”     大丑说:“没男朋友就好。”     小雅笑道:“不用浪费细胞了,她可是绝缘体。你没希望的。”     大丑问道:“那你是不是绝缘体呀?”     小雅歪着头,说道:“我当然也是了。”     大丑说道:“来,让老公试试。”冷不丁抱住她。     小雅大叫道:“你想干什幺?”     大丑说:“还用问吗?想爱你一回。”     小雅说:“免了吧,免了吧。”     大丑坐在沙发上,闻着她身上的香味,一只怪手已摸上她的玉腿。小雅今天一套绿色的短裙,正好便于行事。没穿丝袜的大腿,白光、肥美、修长。大丑尽     情地抚摸,大嘴压上小雅的樱脣。连亲带舔的,无比贪婪。     小雅挣开他的嘴,取笑道:“越来越赖皮了。”没等往下说,嘴又被堵住,只剩喘息与哼声了。这回亲得更用力,舔得直流口水。又令小雅张嘴,吮住她香舌不放。     “好软,好香,好滑……”大丑暗赞着,那只手一路上升,已摸到裤衩上。     隔着薄布,对少女的妙处进行百般的挑逗。逗得小雅大声的喘着、哼着,象病了一般,娇躯扭动如蛇,小穴放水,把大丑的手都弄湿了。     大丑放开她,用嘴在湿手上一吸,滋的一声。小雅面红耳赤,笑骂道:“你好讨厌呀。”大丑不理她,象扒香蕉一样,把她的的裙子脱掉,只留内衣。     苗条雪白的身子,在红色内衣的勾勒下,散髮着勾魂摄魄的光辉。阵阵香味儿,更令人忍无可忍。那香味来自脂粉,来自雪肤,也来自少女的胯下。     大丑平坐在沙发上,让她分腿,对面跨上来。小雅双臂放在大丑肩上,美目半睁着,含情地看着大丑,象一个等着爱人洗礼的小娇妻。大丑望她的身子,腰细细的,圆圆的,上边奶子被胸罩包着,挺挺的。小裤衩包着神秘部位,那一点位置上,布料已湿。看得大丑眼突突的。     小雅叱道:“不準看。人家姑娘的那地方,一个大男人怎幺乱看。”     大丑笑着问:“你还是小姑娘吗?”     小雅说道:“都是你,害我连处女都没了。气死我了。”     大丑哈哈一笑,又亲她的小嘴儿,让少女把舌头伸出来。香舌一露,大狼舌头卷上去,吸得滋滋直响。两手先在在酥背上滑着,后打开乳罩的挂勾,一对小白兔,兴奋地跳出来,抖个不止。两粒奶头正红得迷人。大丑一手一个,畅快的玩着,一对肉球象生气似的,很快涨起来。奶头被大指捏得生硬。     胸上的快感,使小雅不安地扭腰,气喘吁吁,大丑放开手,两只奶子,便跳起舞来,弹弹跳跳,是青春的高耸,是少女的骄傲。     大丑猛地一搂,使她身子靠近,把嘴凑上去,象一只饿狼,张口大嘴,在小雅美好的乳房上吃起来。     小雅舒服地抱着大丑的头,嘴里腻声道:“大丑哥,你真好……妹妹……的喳……好得劲儿……轻点咬……别咬坏了……你给咬坏了……咱儿子……就没吃的了……”     听得大丑高兴极了,再接再厉,继续努力,让心爱的女子更快乐些。     双手移到屁股上。小雅的屁股,没有倩辉的大,但挺圆,弹性也好,摸起来很爽。手指在■沟运动着,隔着布,在两个小孔点击着,捅着、蹭着、揉着,用各种手上的动作工作着。     两路进攻,小雅受不了,屁股大幅度地晃着,嘴里不满地说:“坏死了……你坏死了……我恨你……”     大丑见时机差不多了,站起身,将小裤衩褪下来。自己也光溜溜的。贴近小雅,右手抱腰,左手拎起条玉腿,将大肉棒子向前伸去,在阴毛上拱了多下,也不能进入。拱得小雅直笑。     大丑说:“帮帮忙,妹妹。”     小雅含羞地抓住棒棒,对準洞口,大丑屁股一挺,哧的一声,全根而入,把淫水挤出一些来,顺着鸡巴与小穴往外溢着。     鸡巴进穴,小雅闭上眼睛,很享受的样子。玉臂象常春滕一般勾住大丑的脖子,下身配合大丑的动作,一前一后的。口鼻不停地唱着歌,表达一个少女肉体上的快乐指数。     大丑插了一会,觉得这姿势虽然使阴道紧夹肉棒,但毕竟不太舒服。他让小雅腿盘在自己的腰上,自己双手抱她屁股,一边猛劲地插着,一边向卧室走去。     将她上身放在了床上,双手在她屁股下抓着,大肉棒玩命地抽动着,带出好多水来。     小雅叫道:“好哥哥……你真会乾……妹妹的小穴……爽极了……”     大丑笑道:“你的奶子一晃晃的,真好看,自己摸摸看。”     小雅果然伸手自摸,自己一揉一揉,更添快感。     如此插了一阵,大丑抽出家伙,将她身体内移,使她双膝竖起,分腿一瞧,风景迷人。少女的两个小洞,毫无遮掩地暴露着,阴毛上,大腿内侧,娇嫩的阴脣,菊花状的小屁眼上,白屁股上,处处可见淫水。     大丑一兴奋,张开大嘴,贴在下体上。将所有的爱恋与激情倾注在少女的最有魅力的所在。     小雅一边抖着娇躯,一边浪叫道:“大丑哥……妹妹爱死你了……爱你一辈子……”     大丑心里一动,将娇躯一横,摆平后,来个69式,嘴回到小穴上。大肉棒晃晃蕩蕩在少女面前示威。小雅抓住它,用手摸着,摆弄着,象玩玩具一样。     大丑趁机说:“妹妹……用嘴舔舔它……”     她望着湿淋淋的家伙有点紧张,羞怯地说:“我……不会呀……”     大丑跳下身,跪在她脸旁,将肉棒触着她的小嘴,嘴里说:“宝贝儿……求你了……给哥哥……舔舔呗……”     小雅不忍让心上人失望,闭上眼,将肉棒含在嘴里,一股腥味进了鼻子。     大丑指点她,她侧过身子,双手握着,用舌头生硬地舔着。     大丑大口喘气,舒服得直叫。一挺一挺地动着肉棒,心说:“小雅这女孩真好。得妻如此,夫复何求呀。”     小雅是个聪明的姑娘,进步得很快,灵巧的舌头,将肉棒舔得逞亮,龟头狰狞,马眼冒水。     大丑爽得不得了,抽出肉棒,气势汹汹的,又插入少女的小穴。这次不再温柔,快如闪电,毫不客气地冲锋着。     小穴很敏感,插不到百下,小雅高潮了。     大丑一鼓作气,又是一百多下,才把男性的精华奉献出来。     大丑抱住少女,享受风雨后的余韵。     小雅伸出小嘴儿,在他脸上亲着,象在慰劳英雄。 (十二) 保安 作者:aqqwso     两人快活够了,这才穿衣起身。小雅去门口取来纸兜子,掏出一双漂亮的凉鞋。她叫大丑坐在床上,亲自给他试鞋。大丑感动得要哭。这幺多年来,自己象一个孤魂,没人管没人问。现在有人关心他了,他心里温暖如春。不止是小雅,还有倩辉,那也是个多情的好女人。虽然她不一定对自己有爱情,但自己已经满足了。     小雅微笑说:“我和小聪在大街上,赶上处理减价货,见好多人买,我也买一双。你可别嫌不好啊。”     大丑一感动,将小雅紧搂在怀里。大呼道:“小老婆真好。”     小雅撅嘴道:“什幺小老婆?难道你还有大老婆吗?”     大丑在她小嘴上狠亲了一口。“唧”地一声响。     小雅闭上眼,主动献上樱脣。大丑吮着香舌,两手在她娇躯上好顿揩油,要不是小雅及时推开他,两人可能再战一场。     临走时大丑要送她回校,小雅没让。嘱咐他精心照顾好自己。大丑答应着,让小雅有空多来陪自己。     小雅知道这“陪”字的具体含意,剜了他一眼哼道:“这地方少来为妙。”     大丑睁大眼睛,不解地问:“咋的?”     小雅笑出声来:“这里是狼窝。”     大丑哈哈大笑,笑得很开心,很幸福。他觉得人生无比美好,自己正在灿烂的阳光里。     次日,他到单位告别。领导们纷纷輓留,很惋惜的的样子。一块儿的同事和室友,都祝他前程似锦,出人头地,早日娶到美丽的老婆。并说好,择日喝酒,给他饯行。大丑很高兴,与大家一一拥抱。     最后,他来到倩辉办公室。这位美人正在看《长恨歌》。其中的两句“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使她心摇神驰,浮想连翩。她没有想到自己老公与情人,却想到大丑。回想大丑的傻样儿与憨气,以及在床上的神勇,自己的美爽。她有点癡了。     大丑一敲门,她才恢复常态。大丑进来,她正坐在椅子上。办公室里的倩辉美丽、端庄、清雅,还有点当官的傲气。这美人儿今天长髮盘头,化着淡妆。合体的粉红套裙把丰满的身材裹得浮凸有致。上身开口很低,能望见乳罩的一角。     大丑到她桌前,伸脖子向她乳罩里看。倩辉一捂胸,喝道:“给我坐下。”     一副领导的样子。     大丑嘻嘻一笑,到桌后把她给抱住。手在乳罩里摸。倩辉忙推开他,低声骂道:“要死呀你,这是什幺地方,办公室呀。叫人看到,你倒没什幺。我可臭名远扬了。”     大丑放开她,坐到一旁的沙发上。说道:“我倒没什幺?你说的轻巧。要是传出去,你老公得找人砍了我。你情人得阉了我。”     倩辉横了他一眼,说道:“你知道就好。”     倩辉注视着他,冷声问道:“你这是向我告别的?不是连咱俩的关係都别了吧?”     大丑轻笑道:“我也想离你远点,可是舍不得你呀。”     倩辉哼道:“我有什幺让你舍不得的。”     大丑指指她的嘴,又指指下边。倩辉生气了,忽地站起来,失声道:“你就舍不得这个?”     大丑过来拉住她的纤手,柔声道:“辉辉宝贝儿,我和你说笑的。我最舍不得的,是你对我的关心体贴,你的柔情。每回一想到你,心里好暖和的。就算上天让我吃再多的苦,受再大的罪,只要有你陪我,我什幺都不在乎。”     倩辉望着他,眼睛有点湿。说:“你这幺说,我很满足。你难道不嫌我太放蕩吗?同时和三个男人有关係。”     大丑亲一下她的手,说:“有什幺好嫌的。你也有你的苦衷。你这样的美人就算同时跟一百个男人好,我也不嫌你。”     倩辉扑哧一笑,骂道:“去你的吧,我哪有那幺淫蕩。”     大丑说:“你在床上,可爱极了。”     倩辉捂住他的嘴,怒道:不準说。大丑知道她是在装相。     倩辉说:“找到住处没有?若没找到先在这宿舍住着也行。我说了就算。”     大丑说:“已经找好了。”     倩辉问:“租金一定很贵吧?”     大丑摇头说:“不是租的,是从别人借来的。”     倩辉问这是怎幺回事。大丑便把事情详细地讲了一遍。     倩辉笑道:“这可便宜死你了。以我判断,这房子是你的了。”     大丑盯着她:“为什幺这幺肯定?”     倩辉又臂拄桌,两手交叉,轻声道:“你救他一命,他报答你也是应该的。如果是平民百姓也就算了。他可是一个大款呀,家里开着一个汽车厂呢。掏个几十万的,等于拔一根汗毛。不过是一套房子,他怎幺会往回要呢。”     大丑说:“我还真不信。”     倩辉说:“你不信,这好办。咱们打赌。输了请客。我输了请你去省城最好的饭店。你输了呢?”     大丑坏笑道:“我请你吃香蕉。”     倩辉脸一红,站起来,照大丑身上乱捶。借此机会,大丑抱住她的腰,将她按倒在沙发上。用嘴在脸上乱亲。     倩辉急道:“快放开,会进来人的。”     大丑说:“我突然想要你。现在就想。”原来大丑不知怎幺的,想起她和厂长在办公室偷情的事来。突然很想在办公室跟她好一次。     倩辉见他很认真的样子。没办法,只好说:“咱们进里屋,要快。”     大丑拉起她,跟她进了旁边一门。里屋有衣柜,大镜子,还有沙发和床。     大丑把她放在床上,伸嘴去亲。倩辉吐出香舌,大丑含住猛吸。一只手伸进裙下,入内裤,探花瓣。美人知趣地分开腿,里边好热呀,大丑一指塞入泉眼,搅了几下,便有水来。另只手也凑热闹,解衣摸奶。玩着肉球,不时地挑逗敏感的奶头。     片刻之间,倩辉激动起来。娇喘声清晰可闻。她哀求道:“亲爱的……快乾吧……一会怕有人来……别浪费时间了!”     大丑一想,可不是吗,这里可不比别处。     他叫倩辉站起身,双手扶床,屁股翘起。他撩起她的裙子,扒掉小裤衩。小屁眼暗红,紧紧的一圈皱肉。在大白屁股的映衬下很有魅力。再看倩辉的秘处,粘粘的春水,已把红花,黑草染湿,正沿着玉腿下滑呢。     大丑也冲动起来,双手按住屁股肉,伸长舌头对美人的最美的双洞,热情如火、细緻入微地进行彻底地服务。一有泉水涌出,立刻滋滋吸起又咽下。腥味中带着点香气。倩辉是经常洗澡并喷香水的。     倩辉乐得屁股、细腰胡乱地动着。要不是环境限制,她早已大声叫出来,告诉心爱的男人,她有多舒服。让男人尽情的臭美一下。在这里她只能压抑着,只敢低声哼着。     倩辉呻吟道:“亲爱的……快插进来吧……再拖下去……我我老公……备不住……来了……”     大丑不敢再啰嗦了。不解裤门,只打开拉链,抽出大枪;大枪憋得透红,摇头晃脑的。     大丑用龟头蹭几下屁眼,又粘点淫水,这才扑地一声,插入肉洞。     倩辉忘情地说:“好……真爽……好硬……好长呀……”     大丑两手前伸,抓住一对奶子,一边挺着肉棒,一边不怀好意地问:“操得好不好?”     倩辉说:“好。”     大丑道:“说完整一点。”     倩辉说:“亲爱的,你操得真好。操得我全身发软。”     大丑得意洋洋,奋起神威。大肉棒象活塞般,剧烈抽动着。小穴的软、紧、湿、滑,使他骨头髮酥。他爱极了这个美人,狠狠撞击着。小腹把屁股撞得啪啪直响,若不是隔着两道门,不传出去才怪。     大丑轻喘着,倩辉娇哼着,尽情享受欢爱的甜蜜。都觉得此是人生至乐,都恨不得在这极乐中死掉。在大丑的攻击下,倩辉先到高潮。大丑又是百多下,也快了。     倩辉说:“别射那里。会弄髒衣服的。来,射这里来。”     大丑抽出肉棒,倩辉蹲下,把湿淋淋的龟头含入。不时地套动着。又用尖尖的舌头舔着,击着,蹭着,卷着。当她在马眼上一点时,大丑忍不住了,向前挺进嘴里,一股股浓精,一点不剩地送给美人。美人也不嫌弃,绯红着脸,含情地望着心上人,喉咙动了几动,全部进肚。又将肉棒清理乾净。还把裤子给拉好。     然后才整理自己。     大丑好不骄傲。这办公室里,乾心爱的美人,干一个科长。美人对自己伺候周到。当男人可真好。谁说我牛大丑命苦?前半生也许苦点,目前看来,后半生老天对我会有所补偿的。     温存一会儿,大丑告别。     倩辉说:“常打电话给我,常回来看我呀。”     大丑答应着,把自己住址说了一遍。倩辉记性很好,又怕记错,拿笔记在本子上。     大丑说:“你可要常去呀。”     倩辉说:“我会常去让你……”说到此,不说了。     大丑给续上:“让我操。”     倩辉羞涩地望着他,打他一下。     大丑坐上线车到服装城报到。管事的告诉他,上四楼铁秘书那儿签到。一进屋,他以为新来的都在这呢。结果屋里只坐着一个女郎。一擡头,正是杨小君。     大丑说:“你不是姓杨吗?看来我走错屋了。”     小君嘻嘻地笑着,指着旁边坐位让他坐。嘴里说道:“你没走错。你看我不象秘书吗?”说着故意装出斯文与严肃的模样。     可那种妩媚娇俏之态难以掩饰,大丑觉得很做作。不由地笑出声来。小君也笑了起来。笑得格格的,很天真的样子,象一个孩子。     小君用她清脆娇媚的声音解释道:“这屋是铁秘书的,她这几天请假,由我暂时替她。也快上班了。”     大丑问:“怎幺姓这个姓,感觉怪怪的。”     小君提醒他:“以后见到她,最好离远点。要不然,你会病倒的。”     大丑一愣,问道:“她身上有病菌吗?”     小君冲他神秘地一笑,说道:“听我的,没错。对你有好处。不少人都病倒了。”     大丑又问:“你跟她熟吗?”     小君说:“认识两年了,基本天天能见到。怎幺了?”     大丑说:“既然这幺熟儿,你咋没病倒?”     小君眯起明眸道:“因为……我先不说。以后,你自己体会去。”     小君用一双黑溜溜的大眼注视着大丑,夸道:“你长得很强壮呀,快赶上周润发了。”     大丑一笑,说:“我哪有他帅呀。”     小君说:“昨天我看了他演的一部电影,他的扮相真酷。尤其是双手开枪,脸上充满了英雄气概。真是酷极了。那样的男人才叫男子汉呢。”     小君说得眉飞色舞的。     大丑说:“那你的男朋友,也一定是这样酷的了。”     一听这话,小君象洩了气的皮球。她长叹一口气:“唉!你可别提他。他要是能赶上周润发十分之一的外形与气魄,我这辈子别无所求了。”     大丑心说,你不满意,为什幺还缠在一块儿?嘴里却说:“能让小君这样的靓妹看上眼的,男朋友一定有过人之处。”     小君撇撇嘴,半响才说:“咱们说点别的吧。”     大丑问:“那帮新来的保安呢?”     小君答:“都在隔壁等孙经理来呢。”     大丑突然说:“对了,昨天我答应请你搓一顿的。”     小君一听,眉开眼笑地说:“是呀是呀,可不是吗,差点给忘了。咱们什幺时间去?”     大丑说:“晚上你下班的。”     小君说:“一言为定。可不準反悔。”     大丑说:“咱们拉勾。说着伸指出来。”     两人相视一笑,友好地拉着。大丑观察她的手,比小雅的大,不如倩辉白。     但手形标準,十指尖尖。指甲上还抹了红油。     小君见他瞅着自己的手发呆,问道:“我的手长得不好看是吧?”     大丑笑道:“谁说的。好看得很。你没看我都看傻了吗?”     小君很高兴,笑意更浓了,喜道:“我喜欢你这样说。我的手还很滑呢。不信,你摸摸看。”大方地伸过来。     大丑也不客气,一只手拉着,另一只手细细地抚摸着,前前后后,认真感受着。果然又嫩又滑。     大丑由这手,不由地想到别处去。下边呼地硬了起来。     小君说道:“不骗你吧。别人要这样摸,我会生气的。对你,我不生气。你是个好人。”     大丑意识到有点失礼,依依不捨地放下那手。看小君,脸带红晕,尽是妩媚之态。大丑听见自己的心怦怦的一下下的跳着。     又是体检,又是发衣服,又是领导讲话,一头午过去了。明天正式上班。大丑在自己的“家”里舒服地睡一觉。四点才爬起来。简单收拾一下,下楼去找饭店。他选好一家中档的,要个单间,他可没点菜。     四点半一到,他给小君打电话,娇媚的声音传来:“我马上来。”     大约二十分钟吧,小君来了。跟一个男的来的。     大丑心说,这是他男朋友吗?长得跟瘦猴一样,脸倒白,两腮无肉,戴一副大眼镜。镜片跟啤酒瓶底一样厚。此兄的风采,跟我大丑实是半斤八两。     小君也不介绍,问大丑:“等急了吧?我等他来着。”也不看那男子,自己先坐下了。那男子好象习惯了,仍旧很平静,冲大丑点点头,才坐在小君身边。     大丑望望小君,问道:“这位兄弟贵姓,你也不介绍一下。”     小君没法,只得站起来说:“他叫孙子都。这位是牛大丑,我的新同事。”     大丑伸手,两人紧紧握着。     子都自我介绍说:“我是小君的男朋友。以后,在服装城请牛大哥多多照顾她。”     小君显然对“男朋友”这个称呼有点不满,嘴一撇笑道:“有你老爸关照,谁敢欺侮我呀。除非那人不想混了。”     大丑不解,问子都道:“你的父亲是?”     “他叫孙满堂”。     这不是我们服装城的老总吗?剎那间,他明白了好多事。他笑道:“原来你是我们老总的的公子。失礼了。”子都脸上露出几分得意来。     大家点好菜,要好酒。闲谈一阵,开始畅饮起来。子都酒量不大,两瓶酒下肚,脸也红了,眼前也晃了。小君表现相当突出,大丑喝三瓶,她也跟三瓶,啥事没有。让大丑刮目相看。     小君只是脸有点红,心里很不痛快。事先跟他说过,不要乱说话。他还是说了。真够气人的,回头得整整他。她一边喝酒,一边瞪着他。子都也看出来了,冲她笑笑,心里有点慌。     差不多时,小君冲子都使个眼色,子都愣愣地瞅她,不明白。     小君提醒他:“来前我跟说什幺了,好好想想。”说着,用手敲敲他的头,把眼镜都给敲斜了。他终于想起让自己算帐的事。赶紧站起来,往外走。虽然脚步有点飘,总算不倒。     大丑不解,问道:“他这是?”     小君笑道:“甭管他。咱们喝酒。”     大丑见小君满脸红霞,眼波欲流。比起倩辉与小雅,另有一种韵味,不禁一呆。     小君说:“来咱俩喝个交杯酒吧,怎幺样?”     大丑当然乐意。两人靠近,伸长胳膊,以臂弯相挎,又曲回小臂,痛快地乾了一杯。     大丑意气风发,逗她说:“喝完交杯酒了,是该入洞房了吧?”     小君指着单间门,呵呵笑道:“他同意,咱就入。”     正巧,子都从外边进来,声音含糊地问:“什幺事,这幺开心。”     小君说:“牛大哥说了,你请客,他过意不去。下回他要请你。”     子都嘿嘿笑道:“那到时,我一定来的。我可当真了。”     大丑这才知道,他是算帐去了。这个小君还真能逗人。一看小君,一脸的得意。小君望着他微笑,心说,不让他算帐我今天带他来干什幺呀。碍手碍脚的。     三人出门来。见子都有点晃,大丑扶着他。小君过意不去,只好自己上前扶着。     大丑说:“我送你们回去吧。”     小君说:“我自己行的。我送他回去好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     拦辆出租车,她子都扶上去。关上车门。藉着夜色她在大丑脸上亲一口后,才上车挥别。眼里射出温柔的光彩。     大丑木然地摆着手,见车远去。他摸着小君亲过之处,觉得有一股暖流流过心田。暖流散开来,遍及全身,每一个毛孔无一舒畅。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牛大丑风流记

3.0分

3.0分 牛大丑风流记

3.0分

3.0分 牛大丑风流记(1~3)

3.0分

3.0分 牛大丑风流记(6~7)

3.0分

3.0分 牛大丑风流记【作者:不详】

3.0分

3.0分 牛大丑风流记【作者:不详】

3.0分

3.0分 大丑风流记---(我来补充)

3.0分

3.0分 大丑风流记---(我来补充)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https://mztv.ooo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名站推荐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