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我们:
请务必截图当前页面
避免翻车截图保存收藏地址:https://mztv.ooo   
热门标签: 抖音 网爆门 潜规则 拳交 萝莉 少女  强奸 主播 迪卡侬 萌白酱 明星户外 动漫 自慰 迷奸 搭讪 人妻 勾引 喷水 巨乳 乱伦 女同 无码 三级 街头 野外 扮演 放荡 明星 暴力 束缚 模特 残酷 沙发 派对 海滩 游戏 演员 玩具 疯狂 痛苦 穿刺 绿帽 艳舞 高潮 黑丝 紧身 后入 约炮 无套

资源名称:白素外传

白素外传

白素与原振颖共赋共居,已经过了两个多月。二人每天生活缠绵赈賏宾赇,蜚蜴蝂蜭颖开始觉得不妥了,试想想,白素每天早上起来就要替颖口交,喝一次精;二人会到戏院,商场厕所,医院,原野草地作爱,颖射在白素身上的精,平均每天3次,就连月经的那几天白素也要颖用套做,就算颖如何精壮都会吃不消。颖并非不可反对,而是当白素撩人地替他深喉,或是表演自慰,又或是自我困缚,颖实在是忍无可忍,非要把白素插个天翻地覆不可。 终于在这天二人欢娱过后,原振颖对白素说: “我们甚 都玩过了,对吗?#65282;白素吻了他一下,说: “也不一定。你有甚 提议吗?#65282; 颖想了想说: “素妳身手了得,性技已有突破,如果同时服侍二男不知又吃得消否?#65282; 白素笑道: “原来是这样。别小看我,就算再多人我也应付得来。只是,我只喜欢你的大肉棒。#65282; 颖没再说甚 ,因为他心中也无腹稿,只是随口说说罢了。但世事就是有巧合发生。第二天颖和白素又在医院应诊,一个人大清早就推门进来,见到颖就用流利中文说: “振颖老兄,好久不见了。#65282; 白素听这声音来得耳熟,只是一时想不起是谁。她回头望了望就知道了,来人正是江文涛。 江文涛是谁?他原本是一艘大油轮上的大副,和卫斯理素有往来,在<<虚像>>故事中为了一个美丽的阿拉伯少女可罗娜而放弃了职业。后来可罗娜被证实是一名兇残成性的部落首领,并受到法律制裁。江文涛后来十分沮丧,幸好早年积财,若是平稳度日也足够他花洗了。只是江文涛才是38岁,生活难免苦闷,又没有妻儿,不时出外找找一夜情度日而己。 江文涛和原振颖是在少年时代认识,当时原振颖大约十来岁,江文涛以他学兄身份和他相识。后来,每年江文涛行船经过米兰就会来找他聚旧,如今过起退休生活的涛就住在罗马,一年来找颖4,5次都不成问题。加上他长年在海上度日,不自觉间脑子也有了病痛,经颖诊断发现是细菌性脑膜炎,对生命有威胁,可谓可大可小。只是颖一手脑科医术高超,把他的情况压止住,只需定时覆诊,短期内没有大变动就成了。 今天江文涛来覆诊并顺道探故友,颖自然欢迎之至。只是白素对此人有一段回忆,现在想来感觉奇特。当年<<虚像>>事件中,卫斯理到了阿拉伯地带冒险找江文涛心仪的少女时,江文涛被救出后(详情请看原着)就暂住在卫的家中。白素见他终日郁郁寡欢,在关切卫斯理行蹤之余,少不了要开解他。江文涛对白素早生好感,被她迷人的双眸吸引,而且他有恋脚癖好,白素修长的白滑美腿天天在自己眼前走动,色心顿起。可是他知道卫斯理正为自己的事奔波,既然称呼白素一声 “嫂子” 就该遵守礼仪。 只有那 一次,白素为他递上一杯水时,他忍不住轻抚了她柔软光滑的玉手一下,白素像触电似的弹开手,两眼瞪得老大望着他。他慌忙道歉,称自己近日总是神志不清。白素也接受他解释,遇着他好好休养身体等卫回来。 白素当夜竟不知何故辗转难眠。平日她受人遵重,一双手只有卫斯理一人碰过,今天被第二个男人一碰,竟或多或少挑起了她内心的情慾。数数看她和卫已有两个多月未有行房,当晚她忍不住伸手在自己下体自慰了一番(这又一证明白素内心潜服之性慾老是得不到解脱)。那时她自觉羞耻,但对江文涛倒是留下深刻印象,现在的白素在慾海释放了自我,更加对江感觉奇妙了。 江文涛和原振颖寒喧了几句,很快他就意会到一个高挑美丽的护士在旁,他打量了白素良久,对颖说: “你真好艳福,连助手也非俗类呢。#65282;不过当他细看了白素几眼后就说: “但她有点像我友人的妻子,你也认识的,卫氏白素。#65282;原振颖本应觉得不安,可是这时又一点这个感觉都没有。 江文涛没甚 朋友,每次见颖都对他推心至腹,把他当作自己的知己。颖觉得无可无不可,但自己心 又并不对涛有特别深厚的友谊。只是现下颖看了看江文涛的脑部报告后,心头有点喜悦之色。 原来江文涛病情有了变化,以颖的经验看来,情况之坏是必须尽早动手术。可是,就算他做手术,成功机会也只是10%左右;一旦失败,他就会变成植物人。然而他在过往与涛的交谈中得知,江文涛心中无牵无挂,且极不愿接受手术,认为是祸挡不过,他宁愿接受一针麻醉安乐死。颖心中推算,涛还有最多三个月性命,但在接下来一个月中自身并无任何变化迹象。颖以往早听过涛对白素有情縤,他们之间发生的事也有所闻,这不正是替白素找3P的绝佳人选吗?三人这样玩一个多月,不但刺激,而且没有祸惹上身,不得己时可提前为涛注射安乐死药物。 想到这,他就开始盘算了一系列计划。这个早上他就和涛去了吃早餐,留了白素在医院内。 颖当晚就和白素说: “我昨晚说的事妳可记得?”白素装傻道: “哪件事?” “想看妳手忙脚乱的那件事。#65282;颖这样形容真是妙到毫颠,白素不禁 “噗哧” 笑了出来: “妳想找个男人一起玩的事吧?妳不是说江文涛吧?” 颖想不到白素如此心思慎密,真固吃了一惊。白素仍是笑着: “想不到我猜得中吧。我和他可是相识的,只是不知道你也认识他。#65282; “世事往往就是如斯奇妙。我和他可算旧相识了,既然大家都熟悉…” 颖是在试探素的口吻,白素对颖如此千依百顺,加上她对颖性幻想多于爱恋(白素除了对卫斯理之外,没有其他潜在的爱恋对象,所以潜能激素对此没有影响),现在多一根肉棒的提议对她来说并无不可之理。 所以白素说: “我会听你的。#65282;颖大喜过望,又说: “那倒好,但我出面不知怎 跟他说,所以妳能帮个忙吗?#65282;接着就对白素说了他的计划和想法,白素点点头。 第二天晚上,白素作了打扮,穿上低胸米黄色上身衫,配了一条暗哑色的项链;下身是层层摺叠的深灰色短裙,大腿也半露着,再穿上银色高跟鞋,披上一件黑色披肩。她来到一家格调出众的酒吧,吧内人很少,平时都只是名流人士才会有闲钱出没在这等贵价场所。 白素一头长髮已电成时尚的卷曲,十分配合她的年纪。她一进吧就受到所有男士女士的注目,不过白素刻意用头髮掩盖脸部,其他人讚歎了一下她的身材后就算了,毕竟灯火较暗,白素这等身形的金髮女子在意大利也不少,自然未算吸引所有人的眼球。 白素朝酒吧一角处笑了一下,便在由吧#26545;右边数起第二个位置坐下来,叫了杯法式白兰地(白老大所好之酒),慢慢细嚼。 过了一久,一个华人男子走过来,看了白素坐的地方,紧锁了一下眉头,但也在白素右边的位置坐了下来。这人,自然是江文涛了。原振颖知道涛喜欢来这酒吧找一夜情对象,每次都是坐同一位子,有几次就是约了颖来这 谈心,就是颖着白素坐于江文涛常坐的位置旁的。 坐下不久,江文涛就向左边的女人望了望,突然惊呼: “啊,妳不是嫂子吗?#65282;白素打量了他一下,也一脸震惊说: “你是江文涛!” “嫂子怎 会在意大利出现呢?卫斯理呢?#65282;白素长歎了一口气,对涛说卫斯理的遭遇,说到最后,她说: “真不知道他甚 时候回来,我一人哀怨苦闷了8,9个月,很是难熬,便出来散散心。#65282; (留意白素是用 “回来#65282;形容卫斯理之情况,和白老大不同的。) 江文涛听出白素当真十分不快乐,想拍拍她肩膀而示关怀。但其时白素披肩已脱,肩头硝魂锁骨尽展无遗,涛有了上次摸手经验,未敢碰下去。怎料白素双眼泛红(一半真情一半做戏,想到卫生死未卜的白素也有点悲戚),身子向江文涛处倾侧过去,作出抽泣状。 涛心目中的白素是何等坚强,如此情景真不多见,遂觉不知所措,只好小心翼翼地轻轻揽着白素,在她手臂上拍了几下,说道: “卫兄吉人天相,经历过这 多事都化险为夷,我们要对他有信心。嫂子莫太悲伤了。#65282; 白素自涛怀中退开去,说: “我这些日子连朋友也不想见,打扮着流连酒吧,你知道为甚 吗?#65282;涛摇摇头,白素续道: “我已经无法维持自己一贯的精神面#35982;了,唯有在这些地方才可舒怀一下。#65282;江文涛也忙道: “我又岂不是一样,生活空虚,喝酒也许是最大消遣了。#65282; 二人开始交谈,江文涛渐觉眼前白素比起以前有了转变,变得多言了,听到一些话也会 “咯咯” 而笑,十分平易近人且多了点热情。此时二人如此接近,涛经常向白素的低胸望去。那条乳线很深,一对乳房随着白素手部动作而动,像是会随时#22051;跳出来似的。涛的视线更多集中在白素的长腿上,大腿间只差十公分左右就可看到内裤了,令涛言谈间阳具也不知不觉勃了起来。 白素也察觉他下体有些隆起,说道: “我来酒吧还有原因。#65282; “是甚 呢?该不会…” “为甚 不会? 我也需要爱,与被爱,同时可暂忘思君之苦啊,有何不可?#65282;涛连连称是,下体更加发涨了。他想不到堂堂卫家夫人竟也在这些地方找爱,谁有幸与她一夜当真艳福无边了! 不过白素又说: “可是,我没有成功过。#65282;涛一惊: “不会吧。嫂子妳可算是艳压群芳了,怎会没有人找妳?#65282; “有很多男人找我,但我对着这些陌生人真的没有办法投入。最大胆一次就是在酒店房内接吻后我就自觉不能,推开那人走了。#65282;江文涛不禁深吸了一啖气,心想,和这等惹火尤物接吻也是三生有幸啊。但又心想,嫂子怕生人,莫非她见我是熟人,想… 江文涛也不敢想下去,万料不到此时白素把头凑到江文涛耳边,说了一句话,对江文涛来说可谓石破天惊,震撼非常,简直要录起来听一百遍才会肯定是真的听到。可是没有录音机,他眼睛张得老大望着白素,见到白素嘴角含笑,才有点相信自己的耳朵没听错。 那句话是: “我今天没有穿内裤,你想摸摸吗?#65282; 这不等于是挑逗吗?而且看情形今晚白素想和自己共眠呢,这等事真是江文涛想也不敢想的。他平时自慰时想把白素当作性幻想对象,但对于白素自动献身却是没有预料过。白素不等他回过神来,就捉着他右手,慢慢地向自己裙底私处移过去。涛顿时心跳加速,连呼吸声也不敢发出,只觉这天方夜谭竟成真实,自己不知交了甚 好运气。 江文涛碰到白素下体的皮肤,有些冰冷又也些暖,很多毛顺滑地排列着,有些液体把皮肤和毛髮都弄湿了一大片。 “啊,她真的没穿内裤!而且还有淫水了!很不可思议。#65282;江文涛心绪开始动摇不断了。 白素感到自己下体的肉缝正被人生第三个男人抚摸,这手比起卫斯理和原振颖的手要粗要皱,手臂也有着航海人的摺叠感,现正慢慢摸索,然后找到了最为湿润的小穴,把更多的水掏了出来。 涛不时望着白素下方,不时望着白素,只见白素双颊泛红,双腿呈内弯状,情慾渐起是事实。这时白素把他的手退出来,对着他笑说: “没骗你的,嚐一嚐有甚 味?#65282;涛仍目不转睛望着她,一边把沾湿了的手指用舌头一舐,心头更是陶醉。但他压止住慾望,道: “嫂子,这恐怕…恐怕太荒唐了吧。#65282; 白素娇声说: “就一晚吧,我只想做一晚女人。#65282; 涛一听就放心了,一晚拥有白素就够了,死也死得值得,这些日子在酒吧溜跶总算有了最高的斩获。想到这,他就提议了附近一家酒店。白素首肯后,二人便离开了座位。离去时,白素又向角落处做了个 “OK” 的手势。那儿坐着的人,自然是乔装后的原振颖了。 颖要白素色诱江文涛,之后再由白素说出颖的存出,自然省却了自己对他说的危险,皆因他不清楚卫斯理一伙人与江文涛交情有多厚。平日言谈间涛都喜欢拿卫斯理的故事来作话题,颖就怕涛对卫有景仰之心,自己怂恿他去和白素做爱有很多不妥。现下事情解决,而且今晚也可暂时鬆一口气,不用被白素吸乾。颖满心欢喜,也离开酒吧,去一位相约好了的朋友家聚旧并研究一下医学上的问题。 再说白素和江文涛二人,在一家五星级酒店开了一房。一进房,白素就说: “你可以吻我了。#65282;虽然白素如此主动,但涛也生怕自己和白素之前遇过的男人一样遭遇,未入戏肉就被撤消资格,所以凡事都小心谨慎。 只见他轻触白素双肩,见白素闭眼迎合才吻了下去。这一吻可谓使他全身冷颤,所有神经细胞都像聚到了一块。那温柔的朱唇实非地上可有,白素脸上毛孔细得像看人造皮肤一样,但那温度又分明只有动情女性方可持有。江文涛渐渐放下疑虑,但是他明白,在抽插白素之前还不可大意。 二人互揽着,吻着,白素伸出舌头向江文涛口中探索,涛也以舌头迎接。两条舌头打着转,令涛美意满满。二人足足打着车轮达五分钟,及后二人到浴室中,白素竟然自动自觉为他他宽衣解带。江文涛也忙为其解开衣服背后的拉链。他摸到白素柔嬾的肌肤,心想白素虽然已过妙龄,但皮肤细緻仍如婴孩一样,如此至宝真要好好品味一番。 想着想着,白素上衣被脱,露出来的不是乳罩,却是两个震动着的巨乳!白素一点内衣都没穿,可把涛望得傻了眼。白素引他的手去抚摸自己的胸,涛不禁讚歎:“啊,好大好美啊,还是粉红色的乳头呢!#65282; 江文涛的手开始轻轻捏着乳房周边,以及触碰乳头,谁知白素十分敏感,马上 “唔嗯嗯” 地呻吟了几声。这几声配合白素享受的神情更是销魂蚀骨,涛双手齐出,在乳房上加大力度捏揉,把乳头转动着,白素受不了扑向他怀中。白素身高170CM,江文涛只比他高2至3CM,但江文涛一副海身材,虎背熊腰,肌肉也甚是#32037;实,棕色透红的肤色,令白素有少许心醉。白素摸着他的腹肌,硬硬的很有存在感。 江文涛双手拥着白素,那白 透红的肌肤,由凉变暖的体温感觉,都使他欲仙欲死。就在此时,白素用手为他解开裤上皮带,脱去裤和内裤,那早已待得不耐烦的阳具活蹦出来。白素心想: “啊,这根和阿颖的差不多长呢,只是没那 粗,但都比卫的那根强。#65282; 白素想尝尝这根肉棒是甚 味,滑了下去,跪在冰凉的瓷砖上,用两手轻轻为江文涛手淫,只听得他在大口大口喘气道: “我出来逛了一天,有点髒的,还是先洗乾净吧。#65282;白素没听他的话,把包皮前后反动,看那龟头一伸一缩的样子,觉得十分可爱。她把头挨近,自然闻到有一阵异味,是汗水和液还有一点体臭浓缩而成的味道。 白素说: “让我清洗它好了.” 紧接着她想也没想就张开口含住了龟头!江文涛受到一股暖流蜂涌而上的刺激,心想: “啊,嫂子原来这 有性需求,口交也不点都不犹豫…她正用舌头抹着包皮呢,真的要用口作清理用途了…噢,到龟头了,很舒服…” 一边想一边忍不住呼气说: “好舒服,嫂子好技术。#65282; 白素觉得口中的阳具受到刺激后,震动复度很大,几次向上顶到上鄂,她就尽量把口维持圆形以固定肉棒位置,方便用舌头清理。经口水净化过,异味消除了一些,白素就开始前后前后地吐纳着肉棒,不时用唇轻吮整条阴茎,吮到蛋蛋处发觉那儿一分多毛,而且毛还是有点乾硬那种。白素用手拨开一些杂草,大口大口吸着蛋蛋。 江文涛快感一浪接一浪,乾脆坐在坐厕上,任由白素低头口交。白素还时常用那双大得会说话的眼睛望上来,看着这个美人儿口中含着自己的阳具,涛心生强烈的征服感。白素在不含肉棒时还会说: “好大的肉棒,很想用他插着我下体。#65282; 江文涛受不了了,立时开水要沖洗身体。白素也停了口交,接过花洒就为江文涛洗身。白素一丝不苟,把涛全身都涂满#26776;液。江文涛也礼尚往来,为白素用手抹遍全身,打趣说: “当天我只摸过妳的手,现在妳全身上下每一寸肌肤都给我摸透了。#65282; 白素被那双粗大的大掌弄得热血沸腾,心想为何这手不太温柔却又如此令自己燃起慾火。她回答着: “还有一些地方你未摸过的,是吧?#65282; 江文涛自然知道白素所指,马上伸出右手中指,插进白素的肉缝 。白素轻轻发出一声呻吟,感到那手指在自己下体阴道内越插越深,还不停不规则地四处撩动,有些敏感部位一被触碰就把双腿夹紧。江文涛说: “嫂子下体好窄,如果塞不进我的小鸡鸡妳打算怎样?#65282; “那我用口接你的精液就是了。#65282;白素对话一直都这 露骨,江文涛更不客气了,把白素迫向墙,用口吮吸她的乳房和乳头,白素连忙用手夹胸,揉着在乳房中间江文涛的头。涛被这副粉#23280;躯体完全迷住,那肢体动作彷彿在催促他快点抽插它。 涛着白素上身平放,用手扶着洗手盆。自己就在白素屁股后,用两手斗瓣开肉缝,大口吸着流出来的淫水,弄得白素不停叫: “好痒…快吸…快吸…受不了。#65282;涛又把白素的长腿上下抚摸了好几遍,那两条腿实在太均匀对称了,没有丝毫貵肉,粉般软滑,手感难忘。此时白素望着镜中自己,也觉这姿势很能满足男人,对自己的身材,样#35982;,甚至性技都充满了信心。 涛站立起来,终于把阳具插进了白素的小穴内!那一刻,涛有点站立不稳,觉得天旋地转,肉棒被肉缝夹得紧紧的,龟头像从来都未试过女身香一样,所有神经线都在运作着。白素娇滴滴地叫了一声,涛就开始了抽插。涛留意着节奏,都此时都仍要顾及白素感受,还边插边问: “嫂子你舒服吗?不舒服妳开声,我们换个姿势。#65282;涛当然不想换姿势,因为现在可以在镜中看见自己插着白素,还有看到白素淫蕩的样子,比起平日垂手可得的一夜情女子有过之而无不及。白素也示意涛继续,涛便加快速度,白素也被插得 “啊” “啊”直叫。涛不停说话,白素也尽量回答着: “原来嫂子这 喜欢被插。#65282; “是…是啊…我很喜欢…的…好粗啊…” “嫂子去做妓女的话一定会引全世界男人去干妳的,因为妳太完美了。#65282; “是吗…嗯啊…可以…做妓女吗?” “能啊,能整天被插很爽的。#65282; “整天…啊啊…被插好…啊…” “卫斯理会不高兴的.” “他…又没那 …粗…和长…不会这样…插…嗯…我的.” “是吗?那太浪废了,让我满足妳吧,妳可以做个真女人了。#65282; “对啊…..插..死我了啊…” “妳说妳会用口接精液的,我没记错吧?#65282; “是…是…你等会儿…射…进我…口 …给我吃…吧…” “哈哈,嫂子妳好淫蕩,我一定给妳喝饱。#65282; “你…喜欢就…啊啊啊…行了…” “妳说,妳是我的性奴,给我怎 操都行。#65282; “我是…你江文…涛的性奴….母狗….操我….怎 都行…你是…我…啊..啊…主人啊…” 江文涛已经相信白素全身心投向自己,而他本身也有点性虐倾向,一边插一边拍打白素屁股,已经拍得红透,在他看来更显性感。 十多分钟后,江文涛停下抽插,但仍保持插入姿势。他用毛巾抹乾二人身上水分,然后驱赶白素要维持这个姿势走出浴室,再走去大#29248;,其间不可令肉棒跌出来。 白素被性慾驽驾着,也十分享受被江文涛驽驾自己。她微曲双腿,一小步一小步地向#29248;走去,江文涛插着她走,只是轻扶着她的双臀。只见白素走得吃力,但终于都没让肉棒离开过自己身体,一到#29248;边就扶着#29248;,向后顶了顶,使肉棒再次完全吞没于阴道中。 涛把白素推上#29248;,维持狗趴姿势,又是一轮狂插,然后命令白素: “张开口!要来了!” 白素一待肉棒抽离就立时反转身,张口伸出舌头迎接。江文涛捉着阳具向白素射出一束又一束的精液,看见白素贪婪地张口接着。精液落到她脸上每一角落,舌头上接得最多。最后一下射精,江文涛就捉住白素的头,使其小嘴含住龟头,他使劲把肉棒顶进去,随着白素一声高音吟,终于完成了这轰烈的一次性交!!白素与原振颖共赋共居,已经过了两个多月。二人每天生活缠绵赈賏宾赇,蜚蜴蝂蜭颖开始觉得不妥了,试想想,白素每天早上起来就要替颖口交,喝一次精;二人会到戏院,商场厕所,医院,原野草地作爱,颖射在白素身上的精,平均每天3次,就连月经的那几天白素也要颖用套做,就算颖如何精壮都会吃不消。颖并非不可反对,而是当白素撩人地替他深喉,或是表演自慰,又或是自我困缚,颖实在是忍无可忍,非要把白素插个天翻地覆不可。 终于在这天二人欢娱过后,原振颖对白素说: “我们甚 都玩过了,对吗?#65282;白素吻了他一下,说: “也不一定。你有甚 提议吗?#65282; 颖想了想说: “素妳身手了得,性技已有突破,如果同时服侍二男不知又吃得消否?#65282; 白素笑道: “原来是这样。别小看我,就算再多人我也应付得来。只是,我只喜欢你的大肉棒。#65282; 颖没再说甚 ,因为他心中也无腹稿,只是随口说说罢了。但世事就是有巧合发生。第二天颖和白素又在医院应诊,一个人大清早就推门进来,见到颖就用流利中文说: “振颖老兄,好久不见了。#65282; 白素听这声音来得耳熟,只是一时想不起是谁。她回头望了望就知道了,来人正是江文涛。 江文涛是谁?他原本是一艘大油轮上的大副,和卫斯理素有往来,在<<虚像>>故事中为了一个美丽的阿拉伯少女可罗娜而放弃了职业。后来可罗娜被证实是一名兇残成性的部落首领,并受到法律制裁。江文涛后来十分沮丧,幸好早年积财,若是平稳度日也足够他花洗了。只是江文涛才是38岁,生活难免苦闷,又没有妻儿,不时出外找找一夜情度日而己。 江文涛和原振颖是在少年时代认识,当时原振颖大约十来岁,江文涛以他学兄身份和他相识。后来,每年江文涛行船经过米兰就会来找他聚旧,如今过起退休生活的涛就住在罗马,一年来找颖4,5次都不成问题。加上他长年在海上度日,不自觉间脑子也有了病痛,经颖诊断发现是细菌性脑膜炎,对生命有威胁,可谓可大可小。只是颖一手脑科医术高超,把他的情况压止住,只需定时覆诊,短期内没有大变动就成了。 今天江文涛来覆诊并顺道探故友,颖自然欢迎之至。只是白素对此人有一段回忆,现在想来感觉奇特。当年<<虚像>>事件中,卫斯理到了阿拉伯地带冒险找江文涛心仪的少女时,江文涛被救出后(详情请看原着)就暂住在卫的家中。白素见他终日郁郁寡欢,在关切卫斯理行蹤之余,少不了要开解他。江文涛对白素早生好感,被她迷人的双眸吸引,而且他有恋脚癖好,白素修长的白滑美腿天天在自己眼前走动,色心顿起。可是他知道卫斯理正为自己的事奔波,既然称呼白素一声 “嫂子” 就该遵守礼仪。 只有那 一次,白素为他递上一杯水时,他忍不住轻抚了她柔软光滑的玉手一下,白素像触电似的弹开手,两眼瞪得老大望着他。他慌忙道歉,称自己近日总是神志不清。白素也接受他解释,遇着他好好休养身体等卫回来。 白素当夜竟不知何故辗转难眠。平日她受人遵重,一双手只有卫斯理一人碰过,今天被第二个男人一碰,竟或多或少挑起了她内心的情慾。数数看她和卫已有两个多月未有行房,当晚她忍不住伸手在自己下体自慰了一番(这又一证明白素内心潜服之性慾老是得不到解脱)。那时她自觉羞耻,但对江文涛倒是留下深刻印象,现在的白素在慾海释放了自我,更加对江感觉奇妙了。 江文涛和原振颖寒喧了几句,很快他就意会到一个高挑美丽的护士在旁,他打量了白素良久,对颖说: “你真好艳福,连助手也非俗类呢。#65282;不过当他细看了白素几眼后就说: “但她有点像我友人的妻子,你也认识的,卫氏白素。#65282;原振颖本应觉得不安,可是这时又一点这个感觉都没有。 江文涛没甚 朋友,每次见颖都对他推心至腹,把他当作自己的知己。颖觉得无可无不可,但自己心 又并不对涛有特别深厚的友谊。只是现下颖看了看江文涛的脑部报告后,心头有点喜悦之色。 原来江文涛病情有了变化,以颖的经验看来,情况之坏是必须尽早动手术。可是,就算他做手术,成功机会也只是10%左右;一旦失败,他就会变成植物人。然而他在过往与涛的交谈中得知,江文涛心中无牵无挂,且极不愿接受手术,认为是祸挡不过,他宁愿接受一针麻醉安乐死。颖心中推算,涛还有最多三个月性命,但在接下来一个月中自身并无任何变化迹象。颖以往早听过涛对白素有情縤,他们之间发生的事也有所闻,这不正是替白素找3P的绝佳人选吗?三人这样玩一个多月,不但刺激,而且没有祸惹上身,不得己时可提前为涛注射安乐死药物。 想到这,他就开始盘算了一系列计划。这个早上他就和涛去了吃早餐,留了白素在医院内。 颖当晚就和白素说: “我昨晚说的事妳可记得?”白素装傻道: “哪件事?” “想看妳手忙脚乱的那件事。#65282;颖这样形容真是妙到毫颠,白素不禁 “噗哧” 笑了出来: “妳想找个男人一起玩的事吧?妳不是说江文涛吧?” 颖想不到白素如此心思慎密,真固吃了一惊。白素仍是笑着: “想不到我猜得中吧。我和他可是相识的,只是不知道你也认识他。#65282; “世事往往就是如斯奇妙。我和他可算旧相识了,既然大家都熟悉…” 颖是在试探素的口吻,白素对颖如此千依百顺,加上她对颖性幻想多于爱恋(白素除了对卫斯理之外,没有其他潜在的爱恋对象,所以潜能激素对此没有影响),现在多一根肉棒的提议对她来说并无不可之理。 所以白素说: “我会听你的。#65282;颖大喜过望,又说: “那倒好,但我出面不知怎 跟他说,所以妳能帮个忙吗?#65282;接着就对白素说了他的计划和想法,白素点点头。 第二天晚上,白素作了打扮,穿上低胸米黄色上身衫,配了一条暗哑色的项链;下身是层层摺叠的深灰色短裙,大腿也半露着,再穿上银色高跟鞋,披上一件黑色披肩。她来到一家格调出众的酒吧,吧内人很少,平时都只是名流人士才会有闲钱出没在这等贵价场所。 白素一头长髮已电成时尚的卷曲,十分配合她的年纪。她一进吧就受到所有男士女士的注目,不过白素刻意用头髮掩盖脸部,其他人讚歎了一下她的身材后就算了,毕竟灯火较暗,白素这等身形的金髮女子在意大利也不少,自然未算吸引所有人的眼球。 白素朝酒吧一角处笑了一下,便在由吧#26545;右边数起第二个位置坐下来,叫了杯法式白兰地(白老大所好之酒),慢慢细嚼。 过了一久,一个华人男子走过来,看了白素坐的地方,紧锁了一下眉头,但也在白素右边的位置坐了下来。这人,自然是江文涛了。原振颖知道涛喜欢来这酒吧找一夜情对象,每次都是坐同一位子,有几次就是约了颖来这 谈心,就是颖着白素坐于江文涛常坐的位置旁的。 坐下不久,江文涛就向左边的女人望了望,突然惊呼: “啊,妳不是嫂子吗?#65282;白素打量了他一下,也一脸震惊说: “你是江文涛!” “嫂子怎 会在意大利出现呢?卫斯理呢?#65282;白素长歎了一口气,对涛说卫斯理的遭遇,说到最后,她说: “真不知道他甚 时候回来,我一人哀怨苦闷了8,9个月,很是难熬,便出来散散心。#65282; (留意白素是用 “回来#65282;形容卫斯理之情况,和白老大不同的。) 江文涛听出白素当真十分不快乐,想拍拍她肩膀而示关怀。但其时白素披肩已脱,肩头硝魂锁骨尽展无遗,涛有了上次摸手经验,未敢碰下去。怎料白素双眼泛红(一半真情一半做戏,想到卫生死未卜的白素也有点悲戚),身子向江文涛处倾侧过去,作出抽泣状。 涛心目中的白素是何等坚强,如此情景真不多见,遂觉不知所措,只好小心翼翼地轻轻揽着白素,在她手臂上拍了几下,说道: “卫兄吉人天相,经历过这 多事都化险为夷,我们要对他有信心。嫂子莫太悲伤了。#65282; 白素自涛怀中退开去,说: “我这些日子连朋友也不想见,打扮着流连酒吧,你知道为甚 吗?#65282;涛摇摇头,白素续道: “我已经无法维持自己一贯的精神面#35982;了,唯有在这些地方才可舒怀一下。#65282;江文涛也忙道: “我又岂不是一样,生活空虚,喝酒也许是最大消遣了。#65282; 二人开始交谈,江文涛渐觉眼前白素比起以前有了转变,变得多言了,听到一些话也会 “咯咯” 而笑,十分平易近人且多了点热情。此时二人如此接近,涛经常向白素的低胸望去。那条乳线很深,一对乳房随着白素手部动作而动,像是会随时#22051;跳出来似的。涛的视线更多集中在白素的长腿上,大腿间只差十公分左右就可看到内裤了,令涛言谈间阳具也不知不觉勃了起来。 白素也察觉他下体有些隆起,说道: “我来酒吧还有原因。#65282; “是甚 呢?该不会…” “为甚 不会? 我也需要爱,与被爱,同时可暂忘思君之苦啊,有何不可?#65282;涛连连称是,下体更加发涨了。他想不到堂堂卫家夫人竟也在这些地方找爱,谁有幸与她一夜当真艳福无边了! 不过白素又说: “可是,我没有成功过。#65282;涛一惊: “不会吧。嫂子妳可算是艳压群芳了,怎会没有人找妳?#65282; “有很多男人找我,但我对着这些陌生人真的没有办法投入。最大胆一次就是在酒店房内接吻后我就自觉不能,推开那人走了。#65282;江文涛不禁深吸了一啖气,心想,和这等惹火尤物接吻也是三生有幸啊。但又心想,嫂子怕生人,莫非她见我是熟人,想… 江文涛也不敢想下去,万料不到此时白素把头凑到江文涛耳边,说了一句话,对江文涛来说可谓石破天惊,震撼非常,简直要录起来听一百遍才会肯定是真的听到。可是没有录音机,他眼睛张得老大望着白素,见到白素嘴角含笑,才有点相信自己的耳朵没听错。 那句话是: “我今天没有穿内裤,你想摸摸吗?#65282; 这不等于是挑逗吗?而且看情形今晚白素想和自己共眠呢,这等事真是江文涛想也不敢想的。他平时自慰时想把白素当作性幻想对象,但对于白素自动献身却是没有预料过。白素不等他回过神来,就捉着他右手,慢慢地向自己裙底私处移过去。涛顿时心跳加速,连呼吸声也不敢发出,只觉这天方夜谭竟成真实,自己不知交了甚 好运气。 江文涛碰到白素下体的皮肤,有些冰冷又也些暖,很多毛顺滑地排列着,有些液体把皮肤和毛髮都弄湿了一大片。 “啊,她真的没穿内裤!而且还有淫水了!很不可思议。#65282;江文涛心绪开始动摇不断了。 白素感到自己下体的肉缝正被人生第三个男人抚摸,这手比起卫斯理和原振颖的手要粗要皱,手臂也有着航海人的摺叠感,现正慢慢摸索,然后找到了最为湿润的小穴,把更多的水掏了出来。 涛不时望着白素下方,不时望着白素,只见白素双颊泛红,双腿呈内弯状,情慾渐起是事实。这时白素把他的手退出来,对着他笑说: “没骗你的,嚐一嚐有甚 味?#65282;涛仍目不转睛望着她,一边把沾湿了的手指用舌头一舐,心头更是陶醉。但他压止住慾望,道: “嫂子,这恐怕…恐怕太荒唐了吧。#65282; 白素娇声说: “就一晚吧,我只想做一晚女人。#65282; 涛一听就放心了,一晚拥有白素就够了,死也死得值得,这些日子在酒吧溜跶总算有了最高的斩获。想到这,他就提议了附近一家酒店。白素首肯后,二人便离开了座位。离去时,白素又向角落处做了个 “OK” 的手势。那儿坐着的人,自然是乔装后的原振颖了。 颖要白素色诱江文涛,之后再由白素说出颖的存出,自然省却了自己对他说的危险,皆因他不清楚卫斯理一伙人与江文涛交情有多厚。平日言谈间涛都喜欢拿卫斯理的故事来作话题,颖就怕涛对卫有景仰之心,自己怂恿他去和白素做爱有很多不妥。现下事情解决,而且今晚也可暂时鬆一口气,不用被白素吸乾。颖满心欢喜,也离开酒吧,去一位相约好了的朋友家聚旧并研究一下医学上的问题。 再说白素和江文涛二人,在一家五星级酒店开了一房。一进房,白素就说: “你可以吻我了。#65282;虽然白素如此主动,但涛也生怕自己和白素之前遇过的男人一样遭遇,未入戏肉就被撤消资格,所以凡事都小心谨慎。 只见他轻触白素双肩,见白素闭眼迎合才吻了下去。这一吻可谓使他全身冷颤,所有神经细胞都像聚到了一块。那温柔的朱唇实非地上可有,白素脸上毛孔细得像看人造皮肤一样,但那温度又分明只有动情女性方可持有。江文涛渐渐放下疑虑,但是他明白,在抽插白素之前还不可大意。 二人互揽着,吻着,白素伸出舌头向江文涛口中探索,涛也以舌头迎接。两条舌头打着转,令涛美意满满。二人足足打着车轮达五分钟,及后二人到浴室中,白素竟然自动自觉为他他宽衣解带。江文涛也忙为其解开衣服背后的拉链。他摸到白素柔嬾的肌肤,心想白素虽然已过妙龄,但皮肤细緻仍如婴孩一样,如此至宝真要好好品味一番。 想着想着,白素上衣被脱,露出来的不是乳罩,却是两个震动着的巨乳!白素一点内衣都没穿,可把涛望得傻了眼。白素引他的手去抚摸自己的胸,涛不禁讚歎:“啊,好大好美啊,还是粉红色的乳头呢!#65282; 江文涛的手开始轻轻捏着乳房周边,以及触碰乳头,谁知白素十分敏感,马上 “唔嗯嗯” 地呻吟了几声。这几声配合白素享受的神情更是销魂蚀骨,涛双手齐出,在乳房上加大力度捏揉,把乳头转动着,白素受不了扑向他怀中。白素身高170CM,江文涛只比他高2至3CM,但江文涛一副海身材,虎背熊腰,肌肉也甚是#32037;实,棕色透红的肤色,令白素有少许心醉。白素摸着他的腹肌,硬硬的很有存在感。 江文涛双手拥着白素,那白 透红的肌肤,由凉变暖的体温感觉,都使他欲仙欲死。就在此时,白素用手为他解开裤上皮带,脱去裤和内裤,那早已待得不耐烦的阳具活蹦出来。白素心想: “啊,这根和阿颖的差不多长呢,只是没那 粗,但都比卫的那根强。#65282; 白素想尝尝这根肉棒是甚 味,滑了下去,跪在冰凉的瓷砖上,用两手轻轻为江文涛手淫,只听得他在大口大口喘气道: “我出来逛了一天,有点髒的,还是先洗乾净吧。#65282;白素没听他的话,把包皮前后反动,看那龟头一伸一缩的样子,觉得十分可爱。她把头挨近,自然闻到有一阵异味,是汗水和液还有一点体臭浓缩而成的味道。 白素说: “让我清洗它好了.” 紧接着她想也没想就张开口含住了龟头!江文涛受到一股暖流蜂涌而上的刺激,心想: “啊,嫂子原来这 有性需求,口交也不点都不犹豫…她正用舌头抹着包皮呢,真的要用口作清理用途了…噢,到龟头了,很舒服…” 一边想一边忍不住呼气说: “好舒服,嫂子好技术。#65282; 白素觉得口中的阳具受到刺激后,震动复度很大,几次向上顶到上鄂,她就尽量把口维持圆形以固定肉棒位置,方便用舌头清理。经口水净化过,异味消除了一些,白素就开始前后前后地吐纳着肉棒,不时用唇轻吮整条阴茎,吮到蛋蛋处发觉那儿一分多毛,而且毛还是有点乾硬那种。白素用手拨开一些杂草,大口大口吸着蛋蛋。 江文涛快感一浪接一浪,乾脆坐在坐厕上,任由白素低头口交。白素还时常用那双大得会说话的眼睛望上来,看着这个美人儿口中含着自己的阳具,涛心生强烈的征服感。白素在不含肉棒时还会说: “好大的肉棒,很想用他插着我下体。#65282; 江文涛受不了了,立时开水要沖洗身体。白素也停了口交,接过花洒就为江文涛洗身。白素一丝不苟,把涛全身都涂满#26776;液。江文涛也礼尚往来,为白素用手抹遍全身,打趣说: “当天我只摸过妳的手,现在妳全身上下每一寸肌肤都给我摸透了。#65282; 白素被那双粗大的大掌弄得热血沸腾,心想为何这手不太温柔却又如此令自己燃起慾火。她回答着: “还有一些地方你未摸过的,是吧?#65282; 江文涛自然知道白素所指,马上伸出右手中指,插进白素的肉缝 。白素轻轻发出一声呻吟,感到那手指在自己下体阴道内越插越深,还不停不规则地四处撩动,有些敏感部位一被触碰就把双腿夹紧。江文涛说: “嫂子下体好窄,如果塞不进我的小鸡鸡妳打算怎样?#65282; “那我用口接你的精液就是了。#65282;白素对话一直都这 露骨,江文涛更不客气了,把白素迫向墙,用口吮吸她的乳房和乳头,白素连忙用手夹胸,揉着在乳房中间江文涛的头。涛被这副粉#23280;躯体完全迷住,那肢体动作彷彿在催促他快点抽插它。 涛着白素上身平放,用手扶着洗手盆。自己就在白素屁股后,用两手斗瓣开肉缝,大口吸着流出来的淫水,弄得白素不停叫: “好痒…快吸…快吸…受不了。#65282;涛又把白素的长腿上下抚摸了好几遍,那两条腿实在太均匀对称了,没有丝毫貵肉,粉般软滑,手感难忘。此时白素望着镜中自己,也觉这姿势很能满足男人,对自己的身材,样#35982;,甚至性技都充满了信心。 涛站立起来,终于把阳具插进了白素的小穴内!那一刻,涛有点站立不稳,觉得天旋地转,肉棒被肉缝夹得紧紧的,龟头像从来都未试过女身香一样,所有神经线都在运作着。白素娇滴滴地叫了一声,涛就开始了抽插。涛留意着节奏,都此时都仍要顾及白素感受,还边插边问: “嫂子你舒服吗?不舒服妳开声,我们换个姿势。#65282;涛当然不想换姿势,因为现在可以在镜中看见自己插着白素,还有看到白素淫蕩的样子,比起平日垂手可得的一夜情女子有过之而无不及。白素也示意涛继续,涛便加快速度,白素也被插得 “啊” “啊”直叫。涛不停说话,白素也尽量回答着: “原来嫂子这 喜欢被插。#65282; “是…是啊…我很喜欢…的…好粗啊…” “嫂子去做妓女的话一定会引全世界男人去干妳的,因为妳太完美了。#65282; “是吗…嗯啊…可以…做妓女吗?” “能啊,能整天被插很爽的。#65282; “整天…啊啊…被插好…啊…” “卫斯理会不高兴的.” “他…又没那 …粗…和长…不会这样…插…嗯…我的.” “是吗?那太浪废了,让我满足妳吧,妳可以做个真女人了。#65282; “对啊…..插..死我了啊…” “妳说妳会用口接精液的,我没记错吧?#65282; “是…是…你等会儿…射…进我…口 …给我吃…吧…” “哈哈,嫂子妳好淫蕩,我一定给妳喝饱。#65282; “你…喜欢就…啊啊啊…行了…” “妳说,妳是我的性奴,给我怎 操都行。#65282; “我是…你江文…涛的性奴….母狗….操我….怎 都行…你是…我…啊..啊…主人啊…” 江文涛已经相信白素全身心投向自己,而他本身也有点性虐倾向,一边插一边拍打白素屁股,已经拍得红透,在他看来更显性感。 十多分钟后,江文涛停下抽插,但仍保持插入姿势。他用毛巾抹乾二人身上水分,然后驱赶白素要维持这个姿势走出浴室,再走去大#29248;,其间不可令肉棒跌出来。 白素被性慾驽驾着,也十分享受被江文涛驽驾自己。她微曲双腿,一小步一小步地向#29248;走去,江文涛插着她走,只是轻扶着她的双臀。只见白素走得吃力,但终于都没让肉棒离开过自己身体,一到#29248;边就扶着#29248;,向后顶了顶,使肉棒再次完全吞没于阴道中。 涛把白素推上#29248;,维持狗趴姿势,又是一轮狂插,然后命令白素: “张开口!要来了!” 白素一待肉棒抽离就立时反转身,张口伸出舌头迎接。江文涛捉着阳具向白素射出一束又一束的精液,看见白素贪婪地张口接着。精液落到她脸上每一角落,舌头上接得最多。最后一下射精,江文涛就捉住白素的头,使其小嘴含住龟头,他使劲把肉棒顶进去,随着白素一声高音吟,终于完成了这轰烈的一次性交!!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白蛇外传

3.0分

3.0分 白蛇外传

3.0分

3.0分 灌篮外传

3.0分

3.0分 飞燕外传

3.0分

3.0分 神雕外传

3.0分

3.0分 天赐外传

3.0分

3.0分 杏林外传

3.0分

3.0分 正妹外传 [28P]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https://mztv.ooo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名站推荐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网站地图